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Nightmare》‖序章‖

#人物为二次创作
#背景借用尸体派对设定
#名字如有雷同实数巧合

【chapter.0】欢迎来到朝芒小学

“那天也是像这样,下着雨。”
“那个女老师,从学校的天台上,摔下来,死了。”
“自此以后,学校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故。”
“那个校长,终究是承受不住外界的压力,宣布了停办学校的决定。”
“但是校长把这所学校看作是自己的孩子一般,最终,学校停办后的某天,从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顶端跳下,当场死亡。”
“我们现在的学校,维利高中,就是在这所朝芒小学上建立的。”
“可是故事并没有结束,曾经摔死的那个女老师,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在每一个放学后的傍晚——差不多就是7点半左右吧,会在学校里游荡,‘吱——’的推开还亮着灯的教室的门,把那张惨白的脸伸进来,说着……”
“还没有回家吗?”
“呜啊啊啊啊啊——”不同程度的惨叫,溪蛰皱着眉埋怨着:“啊啊——真是的!茯苓你不要老是讲这种阴森森的东西嘛!”茯苓笑笑,透过暖黄的烛光看周围人的反应:“那么今天的校园怪谈就到这里吧,我们快回家吧已经很晚了。”溪蛰心有余悸的抚着胸口:“真是的要是晚上做噩梦了我可饶不了你!夜飞快去开灯!”夜飞闻声嗷了一声:“为什么是我去——!”临风瞪她一眼:“你去不去?嗯?”
“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嘛……”夜飞苦着脸去开灯,“啪嗒”一声,整个教室回归光明,夜飞舒了一口气,回到人群当中,却突然“咔”的一声,整个教室回归黑暗,“哇啊啊啊——!”溪蛰吓得大叫起来,茯苓重新点起讲鬼故事用的蜡烛,貌若慌乱的安慰大家:“没事的没事的,只是停电而已!”不安的气氛在蔓延,就像黑暗吞噬人心一般,即使是不喜欢和大多数人混在一起的楚無非也不由得靠近了众人。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熄灭了蜡烛,更是人心惶惶,教室里安静的令人窒息,一阵阵敲门声打破宁静,显得颇为突兀,也给这场不安增加了许些紧张。敲门声越发的急,许多人不由得屏住呼吸,随着门轴转动的“吱呀——”声,教室门缓缓被打开,探进来一张惨白的脸:“还没有回家吗——”
“啊啊啊啊——————!!”在女孩子音调颇高的尖叫声中,那人开了门,脸上的惨白突然消失,一只手似乎在门外摸索着什么,“啪嗒”,整个教室又一次被光明包裹,所有人看向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女老师”——不约而同的喊出那人的名字:“芸飞——!!!”蓝发的少女笑着挥了挥手中的手电筒,示意刚刚脸上白的不正常的来源是什么,芸飞满脸堆笑的和茯苓击掌:“合作愉快!”夏嚜跳了起来表示抗议:“师糊你怎么能这样!”黯月也跟着抱怨:“对啊芸儿,有你这样的大姐大吗?!”芸飞笑眯眯的回应:“有啊,就我。”然后她收到了来自那俩人的白眼,芸飞靠在讲桌上,把手上的纸袋放下:“对了,之前不是说好要在7点半以前把教室收拾好的吗?为什么现在还是乱糟糟的?”闻言,茯苓收起怪谈蜡烛,略带歉意的说:“欸真不好意思啊芸亲,一不小心玩过头了呢。”芸飞直起身子,微微皱着眉笑了:“算啦算啦,只限今天哦~☆虽然说作为一个劳动委员这么说还是挺不负责的,但是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吧,现在真的很晚了,再不回去家里人会担心的……明天再来收拾吧。”
“我不想回去。”从刚刚一直在沉默的茭白突然出声:“明年,就没有像这样的联欢会了不是吗?明年就是高三,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我不想和你们放开啊!”就算是平时总是笑嘻嘻的洛夜飞和芸飞,也都收敛了笑容。
没错啊,这是一个让我们无法面对的事实啊……所有人不免的伤感起来,一时说不出什么话。茯苓突然打破这一场令人难过的气氛:“我知道这么一个咒语!可以让我们永远在一起的咒语!”很多人精神重振起来,喻琛也沉不住气了:“真的?快告诉我们啊!”
“嗯!”茯苓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人,说明到:“这个咒语叫做‘幸福的咲子小姐’,据说可以让施咒的人永远在一起!现在,请大家捏住纸人——任何部位都可以哟!”
“呐,真的要做吗?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吗?”楚無非有些担心,夏嚜瞪他一眼:“这种时候你能不能读读空气啊!”楚無非不满的撇嘴,小声嘀咕着:“所以我才不喜欢混在人群当中啊。”即便如此,他还是伸出手,捏住了纸人。茯苓微笑着等众人安静下来,继续说:“那么,请把‘咲子小姐拜托了’这句话念……我看看……1、2、3、4……12,念12遍!因为一共有12人呐!请务必不要念多或是念少呢,否则会失败的。”
“失败了会怎么样?”赤兔有些好奇,茯苓只是以笑作为回应:“总之,还是不要失败的好。”他看看周围人:“念完以后呢,我们就一起把这个咲子小姐的纸人撕碎!那么开始了咯!”
一阵寂静,每个人都表情是那样虔诚。
“呼,都有好好的念了吗?12遍咒语。”
“当然!”游君一扬眉毛:“快进行下一步吧!”茯苓点点头:“现在,有指甲掐住纸人,把它撕开!一——二——三!”
顷刻间,完整的纸人被撕成碎片,大家看着手上的碎纸片长舒一口气,茯苓拿出自己的学生证:“那么大家一定要好好保存纸片哦!夹在学生证里,随时携带,这样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一阵欢呼,芸飞重新拎起纸袋:“好啦好啦,既然已经做完这个仪式了我们就快点回家吧!”临风看一眼芸飞:“芸儿你又换了衣服,好好穿校服会死吗?”芸飞嬉皮笑脸的摆摆手:“只是换成了裤子而已啦!穿裙子的话干什么都不方便不是吗?更何况还是那么短的裙子。”临风无奈了:“算了算了论嘴炮我也说不过你。快回家……”一阵天摇地动打断了她的话,芸飞收敛了笑容,严肃取代了笑意:“是地震!大家快按照我们地震逃生演戏的方法去做!”黯月一时没把握平衡,坐在了地上:“不行!太强烈了!”日光灯晃了几下,绳索断裂掉下,向着临风砸去,喻琛拼尽全力冲了归去,抱住了临风。震动还在持续,甚至地板都出现了裂缝,支撑着他们的地板塌陷,或是惊慌或是尖叫,他们掉了下去。
不想死。
这样的念头闪过每一个人的脑海,然而还未等他们做出保命的动作,就已经被黑暗吞噬了意识。
意识的回归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夏嚜坐起来,揉了揉身上在叫嚣着疼痛的地方,环顾四周:“这里……是教室?好暗啊……没开灯吗?而且好破……”
这里,真的是维利高中吗?
或者说,这里,真的是现实吗?
夏嚜扶着破旧的课桌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压下对未知环境的恐惧,观望着,讲台上倒着一个人,熟悉的校服映入眼帘,她慌忙跑过去,扶起那人:“黯月!黯月!”黯月微睁双眸:“怎么了哈尼……今天有促销特色菜?”夏嚜哭笑不得:“快醒醒!高考结束了!”黯月“腾”地坐起来:“什么?!!那我多少分?!”夏嚜忍住拍她头的冲动:“你再不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处你连高考都去不了!”黯月这才开始环顾周围的环境:“这哪儿啊?”夏嚜起身,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看这里的布局,恐怕是学校——不过我敢肯定不是维利高中。”黯月站起来,打量着教室:“哈尼,你不觉得这里的桌椅……对于我们来说,都太小了吗?”夏嚜表示赞同:“是挺小,也许是所小学。”
小学,这个词语给她们带来一丝不安,黯月看一眼窗外,随后又转过头来:“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在这里调查一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明白了。”
破旧的教室气味很糟,如果可以,她们想要立刻离开,但是心中有个冥冥的声音在告诉自己,这个地方,绝对没有想象中的容易离开。“达令,这里有张像通知一样的纸贴在墙上。”夏嚜看向门口的墙上贴着的破破烂烂的纸说到,黯月凑过来,两个少女一同望向纸张,就像是望向最后的希望,可是事与愿违,上面血红的字样反而将他们打入冰冷的地狱——
“欢迎来到朝芒小学。”

评论(20)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