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消失的拥抱(番外一)‖APH‖米英

自何时起呢?亚瑟总是逃避着和那个人的相见,却又总是不自觉的想要跟着他,总担心那个根本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出了什么事。口是心非的话语出口,引来的是他惯常的笑,暖的像个太阳,照亮了他空荡荡的心房。
也不知是何时起,他渐渐习惯了那个人的存在,没有了他的喧闹这世界反倒静的让人心慌。那个人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甚至关于他的一切都早已融入自己的世界。不经意的视线相交足以让自己沉沦。
超过百年的旅程超过百年的苦苦挣扎,转眼,流光百转,似水千回。竟然如此绵长悠远的爱恋,也终究逃不过曲终人散的结局。那是多少时日建成的罗马呢?现在竟要自己一手拆去城墙。内心深处遽然倒塌传递出的巨大震动,明明连身体都在颤抖,却还要转过头去装作打呵欠敷衍过去。真是奇怪啊,明明在那一年的雨中自己被伤到体无完肤,自己的高傲被送上了断头台,刽子手却依旧根深蒂固驻扎在自己的世界无法逃离。
在这场超过百年的单向恋歌里他占据了所有而自己付出了所有。
醇香的红茶深入咽喉,再细细品尝竟满是苦涩。
在自己熟悉的国土上找到一处据说是那些情侣有名的求婚圣地,在这里可以俯瞰到这座城市的浓艳风貌,那一片片灯火阑珊中却再也不会有那个人的存在。亚瑟垂下眼睑看着面前装盘精致的饭菜只觉得索然无味,餐桌对面空荡荡的椅子显得有些凄凉。亚瑟微抬视线,扫向各处围坐的亲密恋人,他们或拥抱或亲吻或是害羞地无法直视对方。暖金的灯光撒在周围,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浪漫的气息,亚瑟赶紧垂下头不愿被别人发现自己满目落寞的神情,恍惚察觉只有自己一人在这氛围中显得格格不入。
突然有些好笑,总觉得有些荒谬。
目光瞥见稍有犹豫不知是否该上前的店员,自己大概已经呆了很久吧。思绪飘散的他僵硬地起身朝年轻的店员走去,不用想也知道他现在一定很狼狈。“您打算离开了吗?那位小姐呢?”店员保持着良好的素养向亚瑟打招呼,似乎有些疑惑他现在的离开。“什么小姐?”亚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顺口回到。店员微微有些吃惊,再仔细的看了看亚瑟,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的问到:“那……那位先生呢?”
又是哪来的先生啊,胡编了这么一个理由来迷惑自己,也真是有够蠢的。“他不来了。”他微微牵起嘴角,苦笑着,略带伤感的声音异常沙哑,颤抖的双手握成拳头。
是啊不来了,不会来的。两人或许在将来都不会有太多关于个人的交集了。
什么时候想过再窥视曾经还会对他展露笑颜的自己,唯一值得称赞的就是那足够高超的演技,骗过了他骗过了世界甚至骗过了自己。本以为给了他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感动了天地,而最后却只感动了自己。事到如今仍然放不下……又怎么会放的下。
那种可笑的病症有没有都一样,就算没有自己又怎会心甘情愿被他拥入怀中,得了这可笑的病反倒还有了说辞,给那个不肯直视一切的自己一条足够宽阔的后路。
到底是怎样离开餐厅回到家中的头脑已是混乱一片,浑浑噩噩睡了过去然后浑浑噩噩的醒来,始终精神不振的他终是被一阵敲门声逼迫着打起精神,开门,看到的却是那个最想见却又最不想见的人。他有些吃惊,动作僵在了门后,直到那人一如既往地笑着说:“不让hero进来吗?”
“……进来吧。”复杂地看他一眼,声音染上了无奈。
关上门的那一刻淡淡的勾起嘴角,曾经的一切怎样都好,如今想来也不过是对过往苦涩的浅笑。
毕竟早已是过往云烟。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