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唐芸飞/慕君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单身,我快乐就好主义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第五人格,喜欢的cp很杂,主殓摄
几乎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圣诞与玫瑰

食用须知:

1,设定:现代+吸血鬼

2,有裘杰前男友设定,洁癖绕一下

3,cp向:(主)杰佣,(副)殓摄,(副)裘医

4,监草组,军人组闺蜜向

5,甜!!HE!!大写的!!!!


是送给我好难兄的圣诞贺文。我爱她 @彦木


没屁放了,往下看吧,爱你。


《圣诞与玫瑰》   By.唐芸飞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样的道理即使是放在非人类的吸血鬼身上,也一样奏效。为了逐渐适应不在密林或者古堡中的日子,吸血鬼不再像以前一样惧怕阳光。

——但这不代表吸血鬼就没有了头痛的东西。

就拿杰克先生举个例子吧,对于他来说,目前为止最让他头疼的东西,或者说是人,有两位。

一位是正与他同居的好友,约瑟夫,另一位便是他的小男朋友,奈布•萨贝达。

而当这两位同时出现在杰克先生面前时,杰克会憎恨自己不再惧怕阳光的体质,否则他就可以冲去大太阳底下用阳光自尽。

正恰如此时此刻。

“杰克——”白发蓝瞳的男人拖长了声音,“我要吃蛋糕——”

“那算我求求你,约瑟夫小祖宗,你不要再偷吃我的奶油和炼乳了!”杰克一边头痛的回应,一边把衬衫袖子别上去。祸不单行,杰克刚围好围裙,转过身,嘴角轻微的抽搐:“甜心,你要是想吃草莓,我会给你买,但不是此时此刻。”

奈布•突然三岁•萨贝达先生充耳不闻,只顾继续祸害那几乎所剩无几的草莓。

把这两个说是来帮忙,却明摆着来捣乱的三岁儿童哄出去,杰克不顾手上还沾着面粉,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吸血鬼先生人生中第一次想给自己喂大蒜。

再回来介绍下约瑟夫先生和萨贝达先生吧。

约瑟夫,60岁的吸血鬼,外貌却是16岁的美少年,是个摄影爱好者,目前以此为职业,接单却极度随性。杰克先生的好友,说是好友,杰克却更像其监护人,每天为这个60岁的孩子操碎了心。目前约瑟夫和身为人类的入殓师伊索•卡尔交往。

奈布•萨贝达,杰克先生的小男朋友。并不知道杰克是吸血鬼的事实,有过短暂的雇佣兵历史,后来因为厌恶战争不再当雇佣兵。目前在曾经认识的空军小姐名下的公寓里过着潇洒的小日子。空军小姐玛尔塔•贝坦菲尔每天都想把这个蹭吃蹭喝的前雇佣兵轰出去。

介绍完了这些,再折回头看看我们可怜的杰克先生。蛋糕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被端出烤箱,来到客厅,却不见了约瑟夫的身影。

“约瑟夫呢?”杰克切好蛋糕,为他的小先生挑选了草莓最多的一块递上。奈布接过蛋糕头也不抬:“他说突然想起来马上圣诞节,要去给伊索挑圣诞礼物。”叉子插入草莓,奈布像是想起什么:“我的呢?”

“嗯?”

“我的圣诞礼物呢?”

“圣诞当天才可以送给你哦。”

“要是还没准备,我圣诞节那天就用军刀把你的脑袋割下来喂狗。”

“哦——我的甜心,这太粗暴了。虽然我知道你舍不得。”

“哼。”奈布不屑的挑眉,“那可未必。”

细微的咀嚼声短暂代替了一瞬间的宁静,奈布放下吃了一半的蛋糕,拿出两张优惠券:“玛尔塔给了我两张披萨优惠券,去吃吗?”

杰克迟疑:“我希望里面没有大蒜。”

“你从来不吃有大蒜的任何东西,为什么?”

“嗯……或许我讨厌那呛人的味道?又或者吃完大蒜,我就无法吻你?”

“放屁。”奈布不屑一顾,“你曾经满口酒味的还想吻我,明知道我讨厌那股酒臭。”

“那是因为我喝醉了。我不知道。”

“你还会带着一身烟味吻我,我讨厌烟草。”

“那是我还没戒烟的时候,这不能算数,奈布。不管怎么样,我不吃任何有大蒜的东西。”杰克斩钉截铁。奈布张了张嘴,想要询问什么,当然,这所有提问的话语被杰克带着奶油甜气的吻堵了回去。

不吃就不吃吧,我喜欢他身上的奶油与玫瑰香。前雇佣兵闭上了眼睛。

只是满心的疑虑,却更重了一些。

约瑟夫拎着大包小包回来时,只剩下杰克在收拾房间。“你的小宝贝呢?不留下来吃晚饭?”杰克看着约瑟夫帮他放好厨具,叹气:“他说玛尔塔今天回去查寝,得去收拾一下。”

“你今天也没有告诉他。”约瑟夫收拾好了东西,坐在杰克旁边。“我要怎么告诉他,告诉他,萨贝达,你的男朋友不是个人?”约瑟夫笑了一声,随即严肃起来:“那不然要怎么办,直到几十年后,让萨贝达问你,杰克你为什么不会变老?杰克,这种事情瞒不了太久,该说的你就该早点说。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了伊索,因为他不介意,所以我现在才毫无担忧之心。杰克,你不可能瞒他一辈子。”

“我知道。”杰克深吸一口气,像是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只是长叹一口气,“我知道的。”


奈布到家的时候玛尔塔已经把奈布乱七八糟的客厅收拾好了,但是空军却一反常态的没有骂他,却问了一句:“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真应该拿面镜子自己看看,你的脸色有多糟糕。”

“可能是晚上的风太冷,冻的。”

“杰克怎么了。说吧。”军人的直觉异常的准,奈布愣了一下,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我总觉得他怪怪的。”玛尔塔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杰克他……有的时候身上会有一股血腥味,你知道,军人对那股味道很敏感,那毫无疑问就是血液的味道。但是每次问他他都是矢口否认,而且,不论何时,他的手总是很凉……或者说他的体温,好像天生就低,问他是不是穿少了,他也都说没有。”

“你知道,这一切都很像那种活在传说里的生物,我是说吸血鬼。”

玛尔塔思索一阵,用手撑住自己的下巴:“也许就是巧合?血腥味可能是他去过屠宰场一类的地方,体温低可能的确是天生,一切都是猜测,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理由的怀疑。”

“他从不吃大蒜,甚至有时候看到大蒜脸色就变得苍白。”

“也许是过敏?”玛尔塔笑笑,“奈布,你太在意他了,才会什么都会觉得不对劲。我听说吸血鬼惧怕阳光,可是他可是经常和你出去约会,别胡思乱想了。下次我再来你家,如果你的房间还是乱七八糟,我就会用信号枪在你的肩膀上开朵花。”


但是玛尔塔的话不影响前雇佣兵的行动。

平安夜的时候奈布把杰克拉出来了,吸血鬼的心中有一丝顾虑,来到约好的披萨店,看到奈布早就在那里等着了。“抱歉,让你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已经点好了披萨,等会儿应该就送过来了。”

“什么披萨?”杰克下意识问到。

奈布看着服务生已经端着披萨向他们走来,看着杰克的眼睛微微一笑:“蒜蓉。”

杰克突然觉得屋子里的暖气开的一点也不足,全身如置冰窖,额角滑下一滴冷汗:“甜心,这不好笑,你知道我不吃大蒜,从来不吃。”

奈布却只是看着他笑,披萨端了上来,那股蒜味扑鼻而来,杰克本来就白的脸霎时间连血色都消失殆尽,怀揣着心中最后的侥幸,下意识的起身。

可是这最后的侥幸也最终不复存在:“杰克,你老实告诉我,你,不是人类吧。”

用的却是肯定句。

吸血鬼落荒而逃,而前雇佣兵却拽着他,站在披萨店门口,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满是依偎在一起的情侣,却只有他们像是对质的敌人。“杰克,你告诉我。”

“……对。我是吸血鬼。抱歉瞒了你这么……”

“那你和我在一起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想趁着月黑风高吸干我的血?”

“我从来没有为了你的血和你在一起,我只是不想让你……”

“够了,杰克,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萨贝达的眼神冷的如同这严冬,“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

却不给对方任何解释的机会,甩手就走,杰克一个人站了很久才缓过神来,他不知道自己在往哪个方向走,或许他也只是想漫无目的的闲逛。直到一阵暖气袭身,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到了室内。看装潢,是个酒吧,现在正值饭点,酒吧里的人说不上是最高峰。这间酒吧怎么看怎么熟悉,直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才想起这里为什么熟悉。

“哟,这不是我甩掉的前男友吗!”

转向发声的方向,火红头发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带着狂妄的笑容。

对了,这间酒吧是他工作的地方。

“……裘克?”

“伪绅士,你他妈怎么回事?”裘克这才觉得杰克不大对劲,往日他一定会句句犀利怼回去,诸如“是我甩了你,希望你的记忆力还不至于变成一条鱼。”这般。可是他没有,只是呆愣愣的看着他火红的头发,来了一句“裘克?”

真是让人火大。

“你现在就他妈的像个断了线的木偶,蠢得让人心疼。”裘克拉着杰克去了酒吧较为安静的角落,叫了几瓶酒。

“来一根?”裘克递了支烟过去,杰克摇摇头:“戒了。他不喜欢。”

“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从来没在意过我的感受。”裘克点燃了烟,看着杰克开了酒就往下灌。灌了两口,杰克擦了擦嘴角,看着对面的男人:“你不喝吗?”

“戒了。她不喜欢。”

“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可没管过我这些。”

“少他妈扯没用的。你今天怎么回事,萨贝达要和你分手?”

“他知道了。”

裘克再迟钝,再少根筋,也明白怎么回事。“你说你怎么回事,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老早就摊牌了吗?到了萨贝达那里就变了?”

杰克狠狠灌下一大口酒:“但是我怕他知道以后就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我不想失去他。”

裘克弹了弹烟灰,似笑非笑:“我从来不记得你杰克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

“在我近百年的岁月里,我不知道我为何而活,后来我遇到了约瑟夫,就决定把照顾好他当做活下去的目标,但是他有了伊索•卡尔,早就没那么需要我了。特别是和你分手以后,我更不知道为何而活,我在无数个夜里,想过自杀,可是吸血鬼哪有那么易死,所以我去买了整整一袋子大蒜,放在桌子上,可是却连手都伸不出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奈布出现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像是一直活在黑暗里的人,突然眼前出现了光,那道光照亮了你的整个世界,告诉你这个世界到底有多美。”

“但是就在今天,那道光,黯淡下去了,我的世界又是一片漆黑。”

裘克叫了很久前会叫的昵称:“Jacky,那去试试追光吧。”杰克摇摇头,喝光了一瓶酒,又开一瓶看着裘克:“你和黛尔医生怎么样了。”

“我和艾米莉?马上订婚,明年结婚。”

“祝你们幸福。”

“我希望你也是。”

“还喝吗?”

“不了。”杰克起身,准备掏出钱包结账,“我得回家照顾我家那个60岁的孩子了。”裘克按住他的手:“我请。你回去吧。”

艾米莉来给裘克送饭的时候,裘克正在送杰克出门。裘克心中闪了一丝担忧:“宝贝儿,那个,我和杰克……”

“想什么呢,我没那么多疑。前男友怎么了,我又不是小家子气的大小姐。”

“你不在意吗?”

“不在意。比起这个,杰克他怎么了?”

“他?大概是终于遇上了一个能让他疯狂,能让他笑,让他哭的,一举一动都在牵着他的心的人。”裘克轻吻他的未婚妻,“就像你对我的意义一样。”


杰克回到家的时候却空无一人。半醉半醒的感受并不好,杰克放松了自己朝着卧室喊了几声:“约瑟夫?”

“……”

没有回应。

“……约瑟夫?”房间里的寂静让他有些慌张,60岁对于人类来说的确是高龄,但是对于几百岁的杰克而言,这个60岁的吸血鬼最多算是个孩子。或许他去和他的卡尔先生度过美好的平安夜?

虽然打电话去打扰二人世界的确不好,但是为了确认约瑟夫的安全杰克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询问,得到的回复却出乎意料:“约瑟夫不在杰克先生身边吗?他说有事要出去一趟,我以为他回家去给杰克先生做饭了。”

“我知道了。”杰克黑着脸挂了电话,看到了压在红茶罐底部的纸条。

坏事果然是接踵而至,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

约瑟夫回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看着散发着压迫性气场的杰克,约瑟夫自知理亏,刚想开口解释,就被杰克训斥一顿:“谁准你去的?”

“谁允许你去和奈布摊牌的?又是谁告诉你的?是裘克那个疯子吗?还是你单纯的自作主张?”

“是花店的伍兹小姐,今天和伊索一起去花店的时候,她和我说,你明明找她定了一束玫瑰花,本来是今晚取走,但是你却迟迟没有消息,打电话也不接……你一向守时,我就想,你和萨贝达先生今天下午是在一起约会的,就打了电话去问情况……”

哦,那时,他正在酒吧,酒吧嘈杂,手机音量又没有开到最大,自然是没听到。杰克问,“然后呢?”

“我刚说了你的名字,就被萨贝达先生吼了一句不许提他。我就知道你们俩出事了,他可能知道了。”

“所以,是我擅作主张,把他约出来见面摊牌,告诉他你不告诉他这一切的理由。”

“还有呢?”

“……萨贝达先生说,他会自己解决……”

杰克挥了挥手,看着纸条上的留言:


Dear Jack:

今晚我约了萨贝达先生谈话,会晚些回来,裘克先生给我发短信说你喝了酒,所以我泡了醒酒茶,放在厨房。你订的玫瑰花我也代拿了,放在门口。以及 我希望我的摊牌能让你们和好如初。

——Joseph


为奈布特别设置的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约瑟夫赶紧随口说了句今晚去找伊索,就出了门,杰克接了电话,对面是熟悉的声音,夹杂着一些嘈杂的人声:“杰克。”

“奈布?”

“我给你十分钟,我在中央广场的喷泉,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等你,如果你迟到,我就不会再等你了。”

这一句话像是一束光,重新照亮了路,杰克随手拿上外套和钥匙,抱上那束玫瑰花便冲出了家门。

吸血鬼绅士一如既往的守时,当他气喘吁吁的跑到约定地点时,萨贝达正站在喷泉边,拿出了他送的怀表看时间。“刚刚好,杰克。”

“一切本该都那么刚刚好。”奈布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杰克听的一般。“虽然约瑟夫和我说了很多,但是我果然还是想听你亲口解释。”

“第一,你是不是吸血鬼?”

“是。”

“第二,是不是故意瞒着我,不管你以什么目的,是不是故意瞒着我?”

“……是。”

“我喜欢你讲实话。因为我真的很讨厌谎言。”前雇佣兵抬着头看着他所爱的人,“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在此之前,我可以抱抱你吗?”

萨贝达张开双手,算是同意。杰克紧紧拥着他的小先生,在他耳边轻轻解释:“这个世界对吸血鬼的误会太多了。”

“他们总觉得,吸血鬼就是吸食人血的怪物,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生灵涂炭。其实不然。我们早就不再吸食人血,因为很脏,还说不准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病菌。所以,在人造血浆出现的时候,我们早就更换了食物。但是即便如此,人类却依旧抱着对我们的偏见,不曾改变。”

“但你完全可以告诉我这一切,我曾经也算是军人,虽然不是什么正规军,但是属于军人的理智和冷静还是有的。”

杰克摇摇头:“并非不相信你,只是我太胆小,太害怕,太优柔寡断。吸血鬼现如今能被杀死的东西就是那该死的大蒜,但是那是从肉体上。要从精神上摧毁一个吸血鬼简直轻而易举,只要能找到他的软肋,他不舍得放手的东西。”

“对我而言,我不愿失去的,大概只有你。我太害怕你离我而去,越是害怕,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就越多,撒下的谎话也越多。”

“对不起。”杰克认真的道歉。

奈布却露出了笑容:“听到你的实话,我倒是舒服多了。这次姑且原谅你,以后再敢对我说谎,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不把那束玫瑰花送我吗?”奈布看着杰克手上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挑了挑眉。伍兹小姐对保存鲜花果然很有办法,即使过了一下午,玫瑰依旧鲜艳如初。杰克把花双手奉上,奈布却抬起头:“还有一分钟,就是圣诞节了。”

“嗯。”

人群越发躁动,甚至有人已经开始了倒计时,最后10秒时,广场上爆发出异口同声的声音:

“十——”

“九——”

“八——”

奈布笑了一声,也加入了人群。

“四——”

“三——”

“二——”

“一——”

人群爆发出欢呼声,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奈布转身看着杰克:“你说过圣诞节就把礼物给我的。礼物呢?”

杰克把玫瑰花塞到奈布怀里,单膝跪下。抬头,他的小先生有那么一丝不解,他轻笑,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丝绒小盒。

“奈布•萨贝达先生,你愿意嫁给我吗?”

盒子被打开,一枚银白的戒指静静的闪着银光。

围观的人发出了尖叫,但是很快又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期待着另一位主角的回应。

“杰克,你骗过我很多次,耍过我很多次。”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愿意一次又一次去相信你。”

“大概你真的是个混蛋吧。”

奈布•萨贝达伸出了手,看着爱人的眼神染着满足与幸福:“我愿意。”

在尖叫中两人相拥接吻,吸血鬼在他的恋人耳畔留下了求婚后的第一句话:“圣诞快乐,dear,还有,我爱你。”


评论(2)

热度(43)

  1. 彦木芸飞 转载了此文字
    签收!!!我爱我亲爱的难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