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狗崽】狐火幽幽( 1 )

狗崽only
第一人称视角,“我”是大舅的技能“狐火”的拟人……拟妖。
身世和能力什么的借用了日本妖怪传说里的狐火传说。
这一章的狗崽剧情很少,做铺垫嘛啊哈哈(遁地逃走)
以上!!



    这算是一个故事,只不过我对讲故事没有任何兴趣,毕竟我不是那个叫做青行灯的家伙。

    我只是想怀念下过去的事情罢了。

    活的时间太久,总会忘了些重要的事。



    我的名字是狐火,是由狐狸喷出的气息中诞生的火焰。在夜晚时分见到我的人,往往会走着走着就迷路,又或是遗失什么东西,甚至有些倒霉的人会直接变为狐狸。

    自己为何会化形,已然记不住了,只是知道带我来到这个世上的是九尾狐妖——玉藻前大人。我陪着玉藻前大人走过了太多的路,看过太多的人生疾苦,曾以为自己已经把这个世界都看了个透彻。玉藻前大人曾问我:“狐火,你,相信‘誓言’这种东西吗?”

    “大人要听实话?”

    “你可曾对我说过谎话?”

    “自然没有。”

    “这次照旧。”

    “不信。”

    “为何?”

    “誓言这种词听来,单单的沉重,令人难以承受,更何况……人与妖都善欺,所谓誓言,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玉藻前大人只是笑,对我的答案没有任何评价,只是说让我去看看那个新生的小狐妖。

    小家伙长得秀气,常以面具掩面,倒和玉藻前大人一样。小狐妖刚刚学会化形,见到我就笑地花枝乱颤:“狐火姐姐!你又来看小生了!”

    我只是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轻飘飘的落在他身旁:“今天晚上有个宴会,想去吗?”

    “什么宴会呀?”

    “三大妖的会面,不过酒吞童子不来就是了。”

    小狐狸眨巴眨巴眼睛,抬起脑袋问我,除了玉藻前大人,另一位大妖是谁。

    “大天狗。”我顿了顿,看着小家伙兴趣不减的模样,劝告了一句,“不过玉藻前大人会不会带你出席我就不敢保证了。”妖狐这家伙,还只是普通狐狸时就喜欢观察书生模样的人类,到头来全身上下最像书生的就是那张嘴,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搞得让人发疯。这小子像是知道我怕什么,干脆给说了出来:“玉藻前大人要是不带小生去的话,那小生就只好亲自去求玉藻前大人啦?”

    “小祖宗,”我被他搞得头疼,“你可千万别。我怕玉藻前大人一个不高兴又要我去烧平安京。”

    “总之有劳姐姐帮我说说好话啦……?”

    “行吧。真搞不懂你对这次的宴会为什么那么感兴趣。”

    “小生也搞不懂姐姐为什么总是飘在空中呢。虽说是妖力充沛,但时间长了还是会累吧?很少见到姐姐站于地面之上呢。”

    “飘着的妖怪可多了,不妨你一个一个去问问?”我放了一团蓝火去吓他,“我回去了,宴会要准备的东西可多了。你自己也好好收拾收拾自己,我可不想让你给玉藻前大人丢脸。”

    “是——”

    嬉皮笑脸的小样,以后总得有人来收拾你。

    我从未想到我除了能让人类迷路,能让人类丢失财物,能让人类化为狐狸,还能预言。

    那时的腹诽一语成谶。



    一回去我就和玉藻前大人说了这事,玉藻前大人正在整理以前的文书,一听妖狐也想参加宴会竟开心的不行,二话不说把我摁在旁边不准我动,自己铺好宣纸开始研墨,说是要给我画幅画像。我慌忙说要去帮三尾布置一下会场,让大人考虑一下把妖狐抓过来给他画。

    其实三尾不忙,她一人搞定这些事情绰绰有余,我只是实在是不忍看玉藻前大人的画工,也不想看到在大人笔下我到底能丑成什么样。

    我素来讨厌丑陋的事物,尤其是露出原型的自己。一团看着就瘆人的火焰,丑的令人心碎。

    所以我在狐族的众多狐妖中,格外偏爱妖狐。

    臭小子长得确实好看,要我说别的都是妖言惑众,而他是妖颜惑众。

    我和三尾把会场布置好后,就看见玉藻前大人带着妖狐来了,也不知道大人是不是真给那小混蛋画了画像,要是真画了,我回头得要过来,带去京都,让平安京里的裁缝照着画卷绣成花纹,缝套衣服出来送给他。

    宴会上妖狐穿的也的确体面,总比平时看起来隆重。正红肩衣看着倒是喜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今日举办了婚礼,一圈黑色绒毛衬的他高贵些许。我拉过三尾,努了努嘴:“看看,人模人样的衣冠禽兽。”

    三尾笑了:“狐火大人可是忘了,我们本来就是兽,和您可不一样。”

    失策。

    差点忘了,我是混迹在这群狐狸里的唯一一个非狐狸妖怪,我也只是作为妖的形态与狐狸作为妖的形态相似罢了,长着狐耳与狐尾,用妖狐的话来说,若不是因为我整日凭借妖力飘于空中,和他站在一起真像亲姐弟。

    看着门外开始有黑羽落下,我便知道那大天狗已经到了。大妖之间的聊天我素来不感兴趣,毕竟说到底,这所谓的宴会上我和妖狐的任务就是喝酒。

    我悄悄问妖狐要不要把他的酒换成水,生怕这小祖宗不胜酒力喝多了耍酒疯有损玉藻前大人颜面。妖狐笑地贼兮兮的:“姐姐,你看,那大天狗大人长得甚是好看,小生要是喝多了,趁机钻他怀里,岂不是美哉?”

    “……”

    “再说,就算不是大天狗大人,玉藻前大人怀里也是美事一桩,姐姐怀里那可更是三生有幸。”

    “……”

    哦。

    差点忘了你的臭毛病。

    “你放心,你要是钻我怀里,我一定让玉藻前大人赶紧把你醉醺醺的小样画下来,然后去京都做成衣服送给你的。”我皮笑肉不笑道。

    “……亲姐。”

    “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狐狸。”



    妖狐最终没能如愿以偿,因为大天狗先喝醉了。玉藻前大人叫来三尾问她准备的是什么酒,三尾说是从酒窖里随意拿来的。

    我心中一惊:“是不是南边的那个酒窖?”

    “是。”

    “哦。那是我的酒,从京都买回来的,说是极烈,本想买来自己尝尝的。”

    玉藻前大人若有所思:“怪不得尝着比我买来的后劲足。”

    玉藻前大人,您既然尝着后劲足就请不要一直劝酒好吗?您看看大天狗都醉了好吗?

    我把妖狐支去照顾大天狗,自己带着三尾去整理出一间空房让大天狗住下。

    房间整理到一半,三尾说剩下的她来就好,让我去熬点醒酒药,免得大天狗第二天醒来头疼。我便去了厨房。

    用我妖力汇聚成的火焰熬药熬得很快,我端着药去找妖狐,正好看见妖狐以膝作枕垫在大天狗脑后。我啧了一声:“下手挺快啊?”

    “那难不成要让大天狗大人一位贵客躺在地板上吗?”

    有出息了,敢和我顶嘴了。明明是个才学会化形不出几个月的小妖,就敢仗着自己长了张好脸持宠而娇?我是那种会放任他的妖吗?






我是。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