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太中】街角的咖啡屋(六)

#cp:太中(太宰治×中原中也)
#By.芸飞
#人物过去捏造有
#每一更的篇幅都极短请不要嫌弃_(:_」∠)_
#很抱歉拖了这么长时间
  
——☆——☆——

不过18岁的冲动19岁遭殃,虽然太宰治认为他并没有太过冲动,可也不代表他就不遭殃。

两个人时不时就跑来我这里抱怨生活上的各种不习惯。

太宰说,姐姐你根本想象不到没有人给我欺负是有多不习惯。

中也说,姐姐你根本不知道没有人给我撒气是有多不适应。

太宰说,姐姐你知道吗视线里少了那个乌漆嘛黑的小矮人有多无聊。

中也说,姐姐你知道吗没了那条滑不拉几的青花鱼工作都没动力。

太宰说,更可怕的是我还要在地下洗经历洗两年才能去找新工作。

中也说,更可怕的是我这段时间居然是假期没事干!

每次我也只能沉默的听完,然后把对方的话转述一下。

太宰就说,那让中也陪我私奔呗。

中也就说,那让太宰治滚回来呗。

我说你们这完全没法好好交流啊。

不过不适应归不适应,日子还是要过的。亲眼看着这两个孩子慢慢成熟起来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中也说,以前两个人平摊着写的工作报告只剩下他一个人写了,终于知道太宰治为什么老是抱怨工作过程和工作总结难写了。

太宰说,现在他都只能悄悄打点零工赚外快,他真心觉得钱来之不易。

中也说,太宰以前居然经常把那些最累的活给包下来,他没尝试之前是真不知道黑手党的工作也可以这么累,怪不得以前太宰治总是嚷嚷着要Boss涨工资,在太宰看来这根本就是压榨员工。

太宰说,他现在实在是穷的叮当响了,让我帮他问问能不能让中也给他点钱。

我后来还真帮他问了,中也哇啦哇啦骂了太宰半个小时,说太宰治这该死的青花鱼都离开黑手党了还要来烦他,说太宰治你干脆穷死在大街上算了,还说太宰治你下辈子改名叫太宰德吧你这人太缺德了。结果半个小时的抱怨之后还是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说这是他的副卡,让我转交给太宰治。

太宰拿到银行卡的时候有些惊讶,他说,小矮子居然真给我钱,他这是要包养我的节奏。

我耸耸肩,我说你这个时候应该感激自己傍上了个大款,我问过我在银行工作的朋友,她说这张卡是无限额的。也就是说中也手里的那张卡上有多少钱,你就能花多少钱。结果这家伙紧接着就来了一句,“这说明中也是爱我的!”我说,“你这话要是传到中也耳中你肯定要被他大卸八块。”

他很认真的,“中也舍不得。”

厚脸皮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要脸。

不过话又说回来,两人现在面都见不着一下,倒也可怜。虽然俗话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可倘若连面都见不到,即使相爱也只会是悲剧吧。

他们倒也想过要改变,准确来说不是“他们”,而是中原中也。中也似乎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去打探太宰治的消息,不过都是以失败告终。这也没办法,谁让那是太宰治呢。只是太宰似乎还是想躲着中也,他说:“万一小矮子诱惑我一下我就傻乎乎地跟他回去了我不就惨了。”,所以也在不停的打探中也以及中也的眼线会出现的时间与地点。

他们有没有来问过我?就是因为问过我我才知道有这一回事的啊。

太宰说,“姐姐,拜托你,把中也会来你这里的时间透露给我一下,我想错开这个时间点来找你。”

中也说,“姐姐,拜托你,把太宰会来你这里的时间透露给我一下,我想来个现场埋伏把他抓走。”

我最后是怎么回答的?也是,这种情况很棘手呢。

所以我说的是,“很抱歉,本店没有提供客人出入时间表的服务~☆”

其实他们20岁的时候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唯一印象清晰的是那天我和太宰的谈话吧。

嗯,那天他一个人来的,正好是客人最少的时候,我捧着一本书正在看,他走过来笑眯眯的说,姐姐,我想喝黑咖。我白他一眼,我问他今天带钱没,他可怜巴巴地把刚好够买一杯黑咖的钱放吧台上。我被他那种穷酸样逗笑了,只收了他一半的钱,给他弄了黑咖。

太宰望了一眼我手上的书,问道:“姐姐你在看什么书?”

我说,《圣经》。

他挑挑眉,他说,“姐姐你信基督教?”

我说,并不是,只是看看而已,开卷有益嘛。

他说,那姐姐还记得这一句吗?“用剑之人,必将亡于剑下。”

我说,出自《圣经·新约》“玛窦福音”。

他说,姐姐记性真好呢。

我说只是因为印象深刻罢了,怎么会想起问我这句话?

他说,说的不就很像他吗?

我问他,你是把自己当做“执剑人”吗?

他对我晃了晃缠着绷带的手,说:“像我这种光是把手伸进水池就能染下一缸血水的人,也会亡于别人的枪口之下吧。”我指指他面前的黑咖示意他别忘记喝,笑着说,那你应当记住这一句:“你们之中谁是无罪的,谁就可以审判她。”

他喃喃道,“约翰福音。”

我点点头,我说,无罪之人才有资格去审判你,而你目前还遇不到无罪的人,万事万物皆有自己的罪过,可别乱想了。

他说,可是“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我笑说,也是约翰福音里的啊。但是啊,《圣经·新约》罗马书里说的,“申冤在我,我必报应”,如果你真的好好赎罪,既然一切皆是平等,那你也无大过。太宰,你老实说,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太宰治应该是没料到我突然这么问他,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话,许久才说了一句,“或许我只是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去赎罪,有没有可能被原谅。”

“到底是对世界赎罪,还是对中也赎罪呢?”我记得我是这么问的。

太宰抓抓头发,然后一副无奈地表情:“被发现了呢。”

我合上书,把书放回到书架上,对他说:“人啊,要对自己诚实。爱情这种东西,没有红绿灯,不会告诉你何时该走,何时该停,你只能凭着直觉走下去。”

“那要是栽倒了呢?”

“那就爬起来,重新走,换一条路,或者坚持走下去。”

太宰点点头,看起来是明白了的样子。

我说,送你一句《新约·哥林多前书》中的一句话吧。

“爱是永不止息。”

他笑了,他说:“我觉得我和中也啊,应该用另一句话来说。”

“Mieux vaut s' aimer un peu moins pour que I' amour dure plus longtemps.”

(“希望我们能爱的淡一点,那样就可以爱的久一点。”)

我说,“算你有自知之明。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不适合你,因为你……”

“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