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静临】折原临也死亡事件

【食用须知】
很高能,很血腥。
假的人物死亡有,非常ooc。
全都是bug别细究。
这是我整理word的时候刨出来的玩意,很久前(大概两三年前)的文了,文风惨不忍睹,各位别骂我。

1

平和岛静雄来到折原临也的家时,他看到了他的好友新罗,一大群警/察,keep out黄色警戒线和触目惊心的血。

新罗看见了静雄,惨然一笑“哦,静雄啊。”

“你又是来'揍跳蚤'的吗?”

“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消息啊。”

“折原君啊,”

“他啊——”

“死了哟。”

岸谷新罗看着平和岛静雄的脸,不嫌事多的补充了一句“死无完尸哦。”

2

新宿某高级公寓内发生了一起命案,是手段极其残忍的碎尸案。死者初步认定为公寓的拥有者折原临也。

案件发生时间大约为凌晨两点,正是人们睡的最死的时候。

警/方根据尸体勉强可以辨认的特征,如食指上的戒指印,血红的瞳色,初步认定这具死尸就是折原临也,后来的血液DNA鉴定也确定了这一结论。

折原临也的死给黑道带来了很大冲击,这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狡猾的如一只狐狸的男人如此惨死,令人咂舌。为了尽快平息案件带给整个社会的不平静,案件负责人佐佐木和优及其秘书上井淳子感觉压力很大。

从监控里什么也看不到,因为从楼道到房间都几乎全黑。也无法判断钥匙来源,因为当天折原临也的房门没有关,只能从别的地方下手。

和优首先调查了折原临也的人际关系,身为情报贩子,得罪的人太多,所以仇杀的可能性很大。

因此和优首先调查平和岛静雄,折原临也的犬猿之仲。

和优问“昨晚凌晨两点,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平和岛静雄莫名其妙“在家睡觉啊。”

和优又问“有人证明吗?”

平和岛静雄一下就火了“我又没有老婆谁证明?!”

和优闭嘴不言,但有人证实平和岛晚上9点回的家,并没有再出来。

平和岛静雄,排除。

接着和优就开始调查折原临也的孽缘好友岸谷新罗“昨晚凌晨两点,你在哪里?”

岸谷新罗面无表情“啊啊,应该是在家”

“干什么呢?”

“嗯,睡觉。”

佐佐木和优追问“有人证明吗?”

岸谷新罗拍掌“啊,有啊。我的未婚……我的同居人。”不能把赛尔提卷进来,考虑到这一点,新罗没有说“未婚妻”。

岸谷新罗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排除。

接着又排除了门田京平、四木春也等人。

正因凌晨两点很多人都在睡觉,所以一连排除很多人,佐佐木和优焦头烂额。淳子安慰他,正是因为排除了很多人,所以范围才越来越小啊。

3

上井淳子按照和优的要求去调查武器,得出的结果很惊人——

武器是蜘蛛C66匕首。

这是一种美国军刀,切割力极强,不要说骨头,铁都可以切开,最重要的是,折原临也的公寓里有很多这样的刀。

淳子初步判断凶手可能是了解临也的人,因此知道他的武器放在哪里,便于就地取材。沙发角落里有一把全是血的蜘蛛C66,淳子认为这就是凶器,于是收了起来。

匕首上的血理所当然的是折原临也的血,淳子正想将匕首放入证据袋,手一抖,刀掉入了沙发旁的小鱼缸,鱼缸里盛着水,没有鱼,血染红了水。淳子叹气,她的失误破坏了证据,她捞出匕首甩两下,确认甩掉很多水后,放入袋中。

被破坏的证据没有作为第一手证据进行调查。

低头,她注意到地板上似乎有字,仔细一看,这是一个字“臣”

这是个很重要的情报,折原临也将死之时,可能想要留下凶手的名字,这个“臣”字,很有可能是凶手的名字。

淳子连忙通知和优,让他调查折原临也身边名字里带有“臣”的人。

调查结果显示的是一个少年,叫纪田正臣。

4

纪田正臣曾为一个叫做“黄巾贼”的独色帮首领,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

多重了解,得知正臣曾与折原临也有过交集,因为一些事件对临也恨之入骨。

这个少年,具有作案动机。

且这个少年很熟悉临也,符合和优的推论。

于是和优下令抓捕纪田正臣,询问后却得到惊人的结论:案发时,少年甚至不在新宿,完全没有作案可能。

那么——

那个“臣”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案件毫无突破口。

但是岸谷新罗的一句话引起和优的注意:几个星期前,折原君找我,说要抽血,前前后后抽了两三次呢。

这是几天前和优询问折原临也最近的行动时听到的情报。

折原临也要自己的血干什么?

和优在这宗案件面前沉默了。

警/局一阵喧闹,是平和岛静雄冲了进来。

他气喘吁吁的说,那具尸体,不是临也。

5

和优很震惊,他说,什么。

平和岛静雄重复一遍,死的那个人,不是临也。

随后跟进来了两名少女,两个少女是折原临也的妹妹们,和优很有印象,对于亲哥哥死去的消息,两名少女毫不在意。

名叫舞流的少女说“刚看到照片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死的人不是阿临哥。”

名叫九琉璃的少女说“兄,活。(阿临哥还活着)”

平和岛静雄说“虽然当时直觉告诉我,这个人不是跳蚤,但是不敢乱下结论,可是跳蚤的妹妹总不会把哥哥认错。”

和优拿出本子“好吧,小姑娘,说说你的结论。”

“阿临哥身上有很多伤!尸体没有!”

和优无奈的笑了“小姑娘,这是一具碎尸,即使是有伤口你也看不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阿临哥真的死了?”

“是的,从血液中提取的DNA能够说明。”

两个少女转瞬即逝的悲伤“哦,没什么。”

和优不知道的是少女出了门后的放声大哭。

6

受到家属要求,折原临也的尸体已经火化,只是地毯上的血迹和粉笔勾画的轮廓面目狰狞。

案子已过半月,却毫无进展,佐佐木和优颓废的坐在折原临也的豪华沙发上。淳子随手翻着折原临也的相册,婉声叹息“唉……这么帅的男人,就这么惨死,太可惜了。”

和优的部下开始起哄“哎哟!!淳子姐想男人了!!”

淳子脸一红,气急败坏的把相册丢过去“不准瞎说!”

相册掉落在和优脚边,和优捡起,随意一翻,愣住了。

照片似乎是两个少年的自拍,左边是折原临也,右边是岸谷新罗,两个少年勾肩搭背笑的灿烂。让和优注意到的不是少年灿烂的笑容,而是照片的一角,照片左上角,隐约能看见有个两眼下都有泪痣的少年,一脸的仇视与怨恨,却夹杂着满满的无奈。

和优眼睛一亮,大喊“上井小姐,快,把这个少年找到!”

7

照片上的少年到了现实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折原临也那么精致漂亮的脸和万年不变的黑色毛大衣,没有平和岛静雄那么扎幌眼睛的金发和奇怪的酒保服,更没有像羽岛幽平一样显赫的身份,这个男人,唯一让人过目不忘的是一双无神的眼下各有一颗明显的泪痣。

这个男人叫奈仓,是折原临也的初中同学,毕业后仍有联系。

佐佐木和优询问奈仓关于折原临也的事时,他从奈仓的语气里听出了满满的憎恨。

临走时,和优对淳子说“这个男人,很可疑。”

淳子心领神会,派人对奈仓暗中监视。

8

在回住所的路上,和优想到,既然奈仓和临也是初中同学,那么岸谷新罗势必也认识奈仓,脚步一拐,和优走向新罗的家。

新罗对自己的到来吃了一惊,问到,是折原君的案子有了进展吗?

和优摇头,接着他问新罗,是否认识一个叫做奈仓的男人?

新罗老实回答,认识。

和优有些激动,连忙询问,他和折原临也有没有什么过节?

新罗沉默一段时间,开口,眼神诚恳,本来答应了折原君不说的,但是既然他已经撒手人寰,我也没必要替他保守秘密。

然后他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和优,那一年的夏天,有人的身上留下了终身的伤疤,有人的履历上留下了浓重的败笔,还有人的心上留下了黑色的记忆。

和优兴奋的听完这一切,连忙回到住处,思索一晚。

第二天,淳子看着顶着黑眼圈的和优,连忙去冲泡咖啡,却听见和优大喊一声“逮捕奈仓!”

9

抓捕奈仓的路上,和优又听说了一件事,有个姓佐藤的男人离奇失踪,失踪时期和折原临也死亡的日期一模一样。和优暴怒“为什么不告诉我?!”

属下颤抖着回复“因为……家属才发现。”

佐藤单身,父母双亡,唯一的亲人是在海外知名公司工作的,每日业务繁忙的姐姐。姐姐前些日子回家,发现家中空无一人,有的地方甚至已经落灰,问邻居,得知弟弟已有很久未归,才急急忙忙报了警。

抓捕奈仓后,和优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佐藤的资料,发现这是个同性恋者,同时和折原临也有关系,据调查,佐藤曾多次跟踪折原临也,且进行过整容,整容后多处神似折原临也,同时他模仿折原临也的所作所为,并收集折原临也的各方面情报,找出具有威胁性的情报以此相要挟,希望用美人的个人情报,换美人一次青睐。

平和岛静雄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警/局,还听说了这件事情,他评价,真是比跳蚤这个变态还变态。

和优惊奇的发现,这个传闻和折原临也水火不容的男人眼神中闪过一丝醋意。

10

奈仓对杀害折原临也的事实供认不讳。

他说,我就是恨他,他差不多毁了我的一辈子!我就像一颗棋子一样被他摆弄来摆弄去!我受够了!我要杀了他!碎尸万段!

和和优的猜想一样,奈仓于凌晨来到折原临也家,并在黑暗中割断其颈动脉,随后残忍的碎尸。

但是平和岛静雄幽幽的问“毕竟是在黑暗中进行的,万一杀错了人呢?”

和优摇头“我已经向您解释过了,DNA结果显示那就是折原临也。”

平和岛静雄突然暴吼“不可能!重新验!”

和优拗不过静雄,只得妥协。

淳子拿出那把蜘蛛C66,虽然血被冲掉了很多,但是残留物仍能进行检测。

检测结果出来后令人大跌眼镜。

血液来自佐藤,而非折原临也。

11

和优联想到折原临也找岸谷新罗抽的那些血,一个想法冒出。

如果死的真是佐藤,那么,会检测到的折原临也的血只有一种可能。

折原临也在奈仓碎尸后,把自己的血,倒在了尸体上。

如果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

那……

真正的折原临也在哪里?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真如他所说,只是因为爱着人类吗?

即使凶手抓到,还是迷点重重。

12

和优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于是开始寻找折原临也。

最终,他在池袋的某家超市里抓到了折原临也。

的确是“抓”。

因为,折原临也使用的银行卡暴露了他,为了找到真正的折原临也,和优监控了折原临也所有的手机和银行卡,顺便一说性格一向稳重,为人儒雅的佐佐木和优在发现折原临也拥有一堆手机和银行卡后骂了句“草”。

得到银行卡的使用情报后,和优率人围堵超市,抓了折原临也。

顺带一提折原临也被抓到时穿着黑色的便装,没有那圈招摇的淡棕色滚毛边,脸上带着黑色的口罩,右手拿着一杯咖啡,喝咖啡的吸管被咬扁了,左手拎着一兜子蔬菜水果,两只手都没戴戒指,连帽衫自带的帽子被戴起,上萌萌的猫耳是说不出的违和。

要不是那双狭长的红瞳暴露了他和优就把他给放走了。

其实事到如今佐佐木和优都不能相信那个看起来只是个萌萌哒的纯良少年居然是个能在黑白两道之间翻云覆雨的情报贩子。

不加标点是为了突出和优先生的惊讶。

当然,那个时候和优当然是没认出他的,认出折原临也的人,是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说,跳蚤的眼睛、眼神以及他身上的臭味,我一辈子都搞不混。

当时折原临也买的东西落了一地,而他本人,在平和岛静雄的怀里。

临也把脸埋在静雄的胸膛里,声音细的和蚊子一样“小静,你来接我了么?”

平和岛静雄搂住他,垂下眼帘“啊啊,是啊。现在,你安全了。”

13

一脸无辜的折原临也在和优的威逼利诱下交代了真正的事实。

折原临也早就知道有人想要当一个反叛的棋子,他也知道有个变态对他穷追不舍甚至为他改变了瞳色。

和自己一样的血红色双瞳。

前者就是奈仓,后者也就是佐藤。

折原临也说,当时抽血只是为了在奈仓把自己伤到缺血后他还能让新罗用他自己的血救自己的命,但是他没想到奈仓会直接割颈动脉然后碎尸。

折原临也还说,他其实不知道奈仓哪天就杀进自己公寓了,当时佐藤死缠烂打非要来新宿找自己,他迫于无奈同意了,他知道佐藤很恶心的不开灯开着门是为了什么,但是他没想到佐藤运气就是那么烂,当时折原临也因为想躲开佐藤就在楼顶吹风顺带着感叹人生,而奈仓来到了临也的办公室兼家,看到了黑暗中站着的人,之前说过,佐藤模仿了临也的一切,猛的看上去佐藤的背影就像临也的背影,所以奈仓理所当然的认为黑暗中的人影是临也,顺手摸了一把蜘蛛C66就砍了上去。

奈仓离开了,临也回来了,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面。

但是折原临也清楚,如果不掩盖真相,奈仓还会再来杀害自己,他灵机一动,把冰箱里的血拿出来,倒在佐藤惨不忍睹的尸体上。

因为折原临也的血覆盖在尸体上,取样时,自然取到的就是折原临也的血。

和优问,那个“臣”字,是怎么回事?

折原临也不知道,他虽然是人们认为的“受害者”,可他只看过一次案发现场。

平和岛静雄掐灭了烟,开口“那个男人,是想写'临也'吧?”

和优一时没反应过来,静雄拿过桌上的纸笔,写下一个名字。

“折原臨也”。

和优看着这个名字,脑子里那根弦一下就通了。

臨也。

“臨”字的左边,是个“臣”。

说不定那个男人在被杀害时,唯一的想法就是——

临也,我爱你。

14

事情真相大白,人们对事情的看法各有千秋,有人骂折原临也为何不在第一时间报案,有人夸折原临也有先见之明懂得防范,有人感叹奈仓的敢作敢为,有人恐惧于奈仓的心狠手辣,有人佩服平和岛静雄的观察明锐和直觉准确,还有人同情佐藤说他为爱情奉献了一生。

折原临也表示他不理解一个跟踪狂属性的同性恋咋就成了坚贞不渝的爱情代表?

事情水落石出后岸谷新罗请折原临也吃了一顿饭,捎带着请了平和岛静雄。

岸谷新罗问“折原君,你和静雄咋回事?”

折原临也反问回去“什么咋回事?”

岸谷新罗目光锐利“那天佐佐木去抓你,你后来怎么直接抱住静雄了?你们俩不是仇敌吗?”

折原临也避其锋芒“啊……以前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我躲起来那几天发现,好像不是这样。”

平和岛静雄始终低头。

新罗眯起眼睛“哦?那是什么关系?”

临也灿烂笑“要死只能死在他手里,这种?”

新罗一拍桌子“别嬉皮笑脸想糊弄我!折原君我们认识十多年了你说谎我是看的出来的嗷!”

临也撇撇嘴“真是的认识你是我此生的悲哀。好好好我说,我就是发现,如果小静杀了我,我会心甘情愿,但是还是很难过……反正很复杂就对了!有种……我属于他他属于我的感觉。”

静雄终于说了一句话“你属于我,但我不属于你这个死跳蚤。”

新罗扶额“麻烦你们俩,表白就要热烈真切感天动地万古长青不加修饰不需委婉,别扭扭捏捏的,说句我喜欢你我爱你会死啊。学学我和赛尔提,对吧?赛尔提——”

忍住吐槽那个“万古长青”的冲动,池袋二十四小时战争组异口同声的吼道“我才不喜欢这个死跳蚤/草履虫!”全场寂静,两人对视,然后大笑。

被爱人打了一拳的岸谷新罗捂着肚子也不忘煽风点火“嘛,傲娇也是世界的财富。”

然后打他的人从一个打两个围观变成了两个打一个护着。

15

总而言之,经过这场血腥的历练,池袋二十四小时战争组终于变成了池袋二十四小时家暴组。

……也还不错?

也许通过失去你,才懂得你的重要性,才懂得去珍惜你、保护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应该庆幸,我们看清了内心。

《折原临也死亡事件》·END

By.芸飞·塞西莉亚

Rainffy·Cecilia

感谢各位客官的品尝www这次懒得另开一篇写后记了,就在这里小小的啰嗦一下(作为一个话痨你能小小的啰嗦?!)总之临也和静雄之所以走在了一起是因为失去对方的那一瞬间太过空虚太过恐惧,因此明白了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因为主线偏向于案件的叙述,所以没有过多描写,不要在意(~ ̄▽ ̄)~有bug也请无视~( ̄▽ ̄~)当然如果你提出来了我也会很开心www

这次的文章是因为芸飞我《十宗罪》《犯罪心理档案》系列中毒,脑子一抽写了这篇文章。脑洞越大越欢乐耶!(MDZZ!)

哎呀又扯了这么多对不起(鞠躬),还是那句话,无论你是怎样的心态看完了我的文章,我都报以我最真挚的感情——

谢谢!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