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原创】骗子

#此文为《疯子》的姊妹篇,《疯子》链接:http://rainffy-cecilia.lofter.com/post/1ec30aaa_102ed6f2(评论区会再贴一遍)
#谨以此文感谢洛夜飞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
#新冷战组(性转):唐芸天&洛喻琛
#非cp向注意
#我知道的自古没人气写手的原创没人看系列

《骗子》

〖当承诺的永恒变为瞬间,会有多少人的谎言灵验?〗

满目苍夷。

米白光洁的瓷砖地板只余不速之客踩下的黑色污渍,以及大片流淌或凝涸的殷红。

是杀戮,完全就是杀戮。

不遗余力的绞杀。

少年与少女奔跑于长廊之上,所到之处皆是荒凉。昔日被称之为“家”的乐园已经不复存在,唐家家主死于他人枪下,上上下下从家主到佣人无一人幸免。唐芸天不知道这样无意义的奔跑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他只觉得现在已经无力到连握着妹妹的手都似乎会被轻松扯开。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经历这样的事?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种问题就算是问也得不到答案。

路过家里的资料密室,突如其来的爆炸令两个孩子不知所措,热气流席卷着像是恶龙扑食,芸天把妹妹抱入怀中,摔在地面上,狼狈的简直不像是那个唐家少爷。

不存在了,哪有什么唐家?

全族抄家。

许久蜂鸣的耳朵才缓过劲来,看着起火的资料室竟不知所措。

墙上的名画作被火舌舔舐,画上优雅端庄微笑着的姑娘面容扭曲逐渐被黑暗吞噬,就像是担心自己的妹妹也变成那样一般,芸天搂紧了还在发抖哭泣的妹妹。

嗓子好痛。

先前躲在角落看到父亲倒下的瞬间被手枪撞针撞击子弹的声音弄到短暂失聪,等再能听见的时候只听见了谁的嘶吼,还有女孩子的哭泣。当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嗓子像是咽过碎玻璃一般,撕裂般的疼痛。

啊……在吼叫的是我吗?

是不甘啊,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唐家素来不愿以暴治暴,最多只是在政界和商界和几个家族有着利益冲突,站在对立面罢了。可这不足以构成让唐家灭门的理由啊!

“在想被抄家的理由?芸天,天真如你。”

熟悉的声音,说实话,芸天根本不想在这种时候见到他。

“喻琛……”

喻琛勾唇一笑,淡紫的瞳中却露着杀气:“反正唐家要不留活口,在你死前告诉你也并无不可。要怪,就怪你们唐家的情报员多管闲事,掌握了洛家不能公开的秘密。”

“不能公开的秘密?那是……”

“一旦被公布,”喻琛拔高音调,声音透着凉意,“洛家全族死十遍都不够。”

“就因为这种事……”

“就是因为这种事。”喻琛笑的令人发寒。

芸天恍惚意识到了什么,在喻琛拔出那把黑色手枪之前他拉着芸飞狂奔。

要躲起来!心中警铃大作。

脚步杂乱无章,四处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地点,胸口里那个炽热的物件疯狂跳动,几乎炸裂。在胸口近乎扭曲的疼痛中大脑竟反倒更清晰,一点点梳理着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现在身后在追杀他和他妹妹的是洛家的大少爷洛喻琛,也就是说今晚发生的屠杀由唐家的友家——洛家主导。正是因为是洛家,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并不擅长在奔跑中开枪,才使得只要他和芸飞还在奔跑就能毫发无损。被抄家的理由是唐家掌握了洛家的某些秘密,事后洛家会把这一切冠在唐家和洛家相同的敌家身上,因为唐洛两家的关系,所有人都会相信,那么一石二鸟,既解决了唐家,又解决了别的敌人。

——算盘打的真是格外的精巧。

不知道在转入哪个走廊时甩掉了喻琛,芸天抱着妹妹,喘着气。胸口好痛,连带着几乎蹦出喉口的心脏扯着痛觉神经,长大嘴巴呼吸时灌入的空气混着烟味,又是一阵猛咳。喉管裂开了吗?呼吸之中的血腥气息来自何处?大概喉管的内部像是干涸的大地,皲裂分块。咳了许久喉咙才缓过来,呼吸也逐渐平稳,而越是这样越是想哭。

曾经和喻琛说好的一切化为泡影,为了一个可笑的秘密。往事数可历历,却是在桥索之上一场虚幻的梦,甚至没等到醒来,就已经跌下悬崖粉身碎骨。

那么多年唐家和洛家立下的誓约,一个接一个的被撕毁。

洛家曾说,唐家的后背永远可以交给他们

——而如今,洛家的血刃没入唐家脊背。

洛家曾说,唐家的富贵将会由他们保护

——而如今,唐家连府邸都被他们一把火吞噬。

洛家曾说,唐家和洛家的子女都将会把这份友谊传承下去

——而如今,洛喻琛黑洞洞的枪口,目标是唐芸天。

洛家曾说……

都没有了。

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一声枪响洞穿的不遗余力。

芸天望了望尚且只到他腰际的芸飞,伸出手理顺妹妹的蓝发。“多好的头发,”他喃喃自语,“要是不被血弄脏就好了。”芸飞攥紧芸天衬衫的衣角,抬起那张被灰尘染上污渍的,还略显稚嫩的脸:“哥哥,夜飞也来杀我了吗?”

夜飞……?

说的是洛家二小姐吧。

芸飞细眉拧起,一个解不开的结:“她一定没来吧?”芸天不知如何言语,只好点头应了:“是,洛家恐怕不会让她知道。如果让她知道了的话……”

她会来救你的吧。

说不出口。

哪怕是和他一起扛过生死的洛喻琛,也说不定会在何时把那支漆黑的手枪抵上他的后背,甚至头颅。芸天咬咬牙,把话原封不动的吞入腹中,拉起妹妹的手,撑着发软的双腿向走廊深处跑去,任由妹妹浅浅抽泣。

走廊深处是前任唐家当家人的房间,平时他们不得擅自进入。芸天推开门,好在没有上锁,四周环顾一圈,能藏躲的也只有一个衣柜。他开了柜门,估计了下两人能否藏住,觉得过于勉强,把芸飞推进狭小的空间,嘱咐道:“什么声音也不要发出来,害怕就捂住自己的嘴,千万不要尖叫。”

“那哥你怎么办?”不愧是唐家的二小姐,即使年幼也懂事的让人心痛。芸天捏了一把的她的脸,又揉揉她的蓝发,带着困倦的笑容答到:“我去别的房间躲着,你也机灵点,感觉安全了就赶紧逃出去。我们可能会因此走散,但是你要安心……待你长发及腰时,我们一定重逢。我答应你。”

“你保证?”

“我保证。”芸天细细关上柜门,深呼吸一口,赶紧拉开门出去。

一眼瞟到走廊左侧隐蔽的房间,或许是个好地方,芸天转动门把手,开门后却是一阵绝望,这里只是一个无用的房间,一处能藏人的地方都没有。稳了神情走出房间,却看到另一个站在面前的人。

“我居然不知道你这么会玩捉迷藏,喻琛。”

“是你太不会藏了。……你的妹妹,那个和我妹妹一般大的……叫芸飞来着?就躲在那里?”

这很好,他似乎以为他刚刚进去的废弃房间是芸飞的藏身之处。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吧?”

“那是当然,毕竟你不会想看到自己妹妹被一枪穿心的模样吧?”喻琛冷笑,用没有拿着手枪的左手模拟了开枪的动作,不忘配上毫无意义的配音:“Bang~!”他收起手,对着芸天笑容可怖:“不过你也没那个机会看到,因为你会比你妹妹先下地狱。”

“会下地狱的是你们。”芸天冷声道,他想最后试试,能不能把喻琛劝服。

喻琛笑的堪称癫狂:“那又怎么样呢?我们能活下去,而你不行。”

不可能了。

芸天彻底清醒了。

他到底是有多傻才在期待喻琛醒来。

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胸口就是一阵剧痛,一口殷红不受控制的喷出,挟裹着铁锈般的腥气。

被子弹击穿胸口的冲击居然这么大。

他重重的摔在地上,清晰的感受到眼前的一切越发模糊。

喻琛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吹散了枪口的青烟,他说:“晚安,芸天。”

准备跨过芸天踢开房门时余光瞥见了芸天最后意识中的口型,喻琛大概估摸出来了躺在自己血泊之中的蓝发少年说了什么,一共两句话。

一句是,“芸飞,活下去。”

还有一句,像是什么刺痛了喻琛的双眼,他不知为何乱了阵脚,手忙脚乱踢开房门,却不见能够藏人的地方。他有些恼怒地啐了一口,然后走出来。家里的人慌忙找到他,告诉他一个糟糕的消息:“大少爷终于找到你了,快走,条子来了。他妈的唐家的人也真够精明。赶紧走,然后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

“可是芸飞那个丫头——”

“不必管了,对外宣称唐家已被灭口,我们私下再去搜索这个丫头片子的下落。”

“……知道了。”

洛家的人匆忙离去,确认安全后芸飞开了柜门走出衣柜。她不敢开门,她不敢看见哥哥的死状。蓝发的姑娘捻着染上灰尘的白色衣角,比起想哭竟然更想拿起刀枪。嘴唇被咬的发紫,她颤抖着勉强吐出两个字:“……骗子。”

〖后续〗

唐家全族灭亡的消息第二天传遍整座城市,黑衣的男人放下报纸,笑意盈盈地看着面前的少女:“看着这条新闻,有什么感想吗?”

“是不敢把唐家二小姐下落不明的消息散布吧。”少女嗤之以鼻,“估计是洛家的施压,说什么‘如果散布出去,唐芸飞的安全会受到威胁’这样可笑的理由吧。”男人面上笑意不减,收起报纸,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姑娘:“真没想到堂堂唐家二小姐居然会知道Spade的基地,而且还能在我的手下的枪口下说出‘我想要见Spade的Boss’这样的话。够有胆量。”

“我没有那种胆。”芸飞冷声,“只是恨意驱使。”

男人一番狂笑之后,摆了摆手:“很好,恨意的力量是无限的,它能带你走的更快走的更远。带她下去换一套衣服,从今以后跟在我身边做事。”

“Boss,您确定要这样做?当然,鄙人没有资格质疑。”在一旁沉默的男人目送芸飞被带走后说到。坐在高级沙发上的男人只是笑说:“你知道吗,我的话还有下句。‘如果心怀着爱,会走的更好’。唐芸飞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了,她不需要走的很好,她只要一个成为恶魔的机会。”

三年后的少女变化不小,只是纤瘦的过分,每每都有人嘲笑,说她这般纤细的胳膊一折恐怕就断了,而每到这时芸飞也只默默抽出腰间匕首,还未等人看清她的的动作,刀尖就已直逼喉管,带着一股不属于少女的凛冽气息:“那你可以试试能不能折断。”

Spade的王交给芸飞一份任务,芸飞开了资料袋,冷笑:“他们也有这天?”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芸飞的表情,道出的文字倒好像全世界的事都与他无关似的:“你负责善后,任务成功后我会提升你为干部。”

“那还……真是我的荣幸。”

任务是——清除在Spade的地盘上胡作非为的洛家。

芸飞翻遍了要清杀的人员名单,望向他们的国王:“名单上没有的人怎么处理?”

男人有些惊讶:“有漏的人?”

芸飞点头:“有个叫洛夜飞的姑娘,和我一般大。如果可以我还是想放她一命……说不定我可以让她为我们效命。”

男人挑眉,似乎有些惊讶:“哦——咱们的血腥皇后唯一牵挂的人吗?那么那个叫做洛夜飞的女孩子就交给你了。”

本该是诉着纯真的冰蓝色双瞳却是一股杀气透出,清澈的双瞳却是深不见底,埋葬了所有的情绪。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如果把一个人的表情比作盒子,敲敲唐芸飞的盒子,听一听,那是一定是空的。黑色的西装裁剪得当,本身就瘦的身材在西装的包裹下看来更是瘦的让人觉得弱不禁风,衣服上唯一的浅色是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领带代替了大多数女性使用的领花或是丝巾。黑色的短裙下长腿纤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看来更是助长了黑手党的暗色。为了提前认可芸飞的干部地位,Boss已将干部象征的黑色披风——其实说白了就是加长的黑色风衣外套发给了芸飞。

蓝发的少女看着那栋宏伟的府邸中人声喧哗,府邸没进火焰,不断有人逃出,然后被射杀。当一个熟悉的少年身影进入视线的时候芸飞挥手,示意众人停手,她走向那人,脸上的表情在火光中看的不大真切:“真是好久不见啊。”

“喻琛哥。”

仿若是在冰窖中冷冻过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打个寒颤。

喻琛难以置信的抬头,惊讶的神色露出:“芸飞……”

“没想到是我?那倒也是,不过谁会能猜到落魄的唐家二小姐摇身一变变成了令人畏惧的黑手党干部?”芸飞拿出银色的左轮,就像当年喻琛拿出黑色的手枪一样。她说了两个字,便扣下了扳机。

喻琛额前被击穿的一瞬间笑了,他想,这兄妹俩真是像的可怕。

芸飞说话的和那年芸天说的一模一样。

她说——

“骗子。”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