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写给星芸四周年的贺文☆

四周年啦——
星芸好呀!

伏搁:

#星烨·塞西莉亚x芸飞·塞西莉亚

#渣文笔预警!!!

—————————————

  哈了口气在手上一瞬间化成水雾飘散开,神经麻木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呼……杭州可真冷。”说着人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方才下过一场小雪,路面有些湿滑,周围没什么人,再有便是街道旁的长椅和路灯了吧。不远处是西湖,这里的视野很好,放眼望去,即使白雪覆盖依旧遮掩不了她的美,反倒平添几分孤美,也给人更加厚重的落寂感。

  忽的想到什么,星烨急忙摸出手机,唇角带起丝丝弧度。


  手机振铃过去60秒,仍不见接听,让人不禁有些泄气。看了看身边闹得热火朝天的一群人叹了口气。

  又看了一眼手机按键锁上屏幕。最后时间显示是12月31日晚11点30分,也就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距离它的结束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年轻人对于公历更加直观便捷的时间喜爱更甚,便私下小聚一番。

  “芸飞姐你再不过来吃就要被他们抢没啦!”不知道是谁这样吼了一嗓子。奈何芸飞此时并不想吃任何东西,招呼他们一声便走到阳台,以45度角抬头望天忧郁状,想些有的没的。


  回去洗了个热水澡裹在被子里,发现一则未接来电提示。看了看时间,笑意像是要溢出眼底。无意识的坐起来,盯着机屏右上角的时间,静静等候它下一次转变。终于踩点发送信息,星烨开始想芸飞收到这个信息会是什么样的神情呢。

  就在此刻身处昆明的众人交换跨年礼物时,芸飞放在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她停下动作,顺手将替星烨待收的礼物放腿上,腾出一只手掏出手机查看。不想竟是一段视频,点击播放,画面晃得有些厉害,看不出是什么,片刻后方才知道那是向上拍摄的,被云遮住半边的月,映照着月光泛白的云和月晕。镜头缓缓下移,看见盖雪的树梢,遗露在外的植被,结冰的湖水还有偶尔飘进摄像范围的白色雾气。接着下降到一定高度开始向右平移,把四周转了个遍。芸飞挑了挑眉正纳闷这是在搞哪一出,莫不是被绑架了?

  从开始便有的风声突然被星烨清冷的声音遮盖,那声音听上去很认真:“此刻,我在你身边。”

  镜头又是一阵晃动,最后定格在一盏灯下的长椅上,昏黄的灯光洒下照亮一方天地。正巧一缕光照进,宛若迷失在夜晚的阳光。随后画面模糊接着结束,恢复到初始待播放状态。芸飞默了一会儿,退出再点开键盘,敲击着打出几个字发送。

——“挺漂亮的。”

  不消片刻便有了回复。

——“有你在的地方最漂亮。”

——“洗衣液你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了?”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好好好,你是真相帝。”

——“跨年快乐。”

  无非就是平日里的叮嘱,说过千百遍的不要吃冷的东西啊,注意休息和饮食啊之类的,每次都被芸飞说像个老妈子,却还是尽量按照她说的做。

  突然低下头玩手机这一举动引得众人一齐看向芸飞,围成一圈目不转睛的试图扒到什么八卦,忽的响起的人声大伙儿自是听得清清楚楚,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很识趣的没有打扰这小两口开始吃零食扎堆玩起来,待芸飞再次抬起头,顿时一副气冲冲的样子,勾起的嘴角却出卖了她真实的心情。嗬,零食竟然不给姐姐我留点!这样想着便加入当中,不论是她们还是远在杭州的星烨,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挂上笑。

    是否当感情到达一定程度时,时空已斩不断彼此的羁绊。

——————————————

  哇还是炒鸡羡慕的说…很难得的感情啊qwqqq

  (好像写跑题了…)


评论

热度(7)

  1. 芸飞Istven 转载了此文字
    四周年啦——星芸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