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Through the world to find you‖静临‖十三卷续文(五)

我芸飞又回来啦咩哈哈哈哈哈哈
拖更了十分对不起,今天会一口气放两更赎罪(๑•̀ㅂ•́)و✧

——☆——☆——☆——☆——

【九十九屋真一side】
折原临也搬家了。
这条消息在折原临也搬家后10分钟内传到了九十九屋真一这里。
你要逃避到何时?九十九屋真一不解。
但是九十九屋真一不是折原临也,懒得去思考前因后果,他只是开始重新搜寻折原临也的新住处,然后再把它发给平和岛静雄。
但是折原临也这次藏的很好,他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思考一番,九十九屋真一意识到了,根本不是折原临也躲的地方太隐蔽,而是折原临也故意封锁了有关自己住处的所有情报。
原来是这样。
折原临也想要排除一切干扰因素,单纯的看他和平和岛静雄的羁绊有多深。
九十九屋真一猛地靠在办公椅上,办公椅受力向后仰去,发出难听的声音,九十九屋真一装作没听见,只是无奈的看着天花板。
既然饮茶这么表明了态度,我再帮助平和岛先生未免太过失礼。
那么就如你所愿,我不插手了。
但是我会一直看,看到最后。
我要好好的看这场捉迷藏你能玩到什么时候。
伤疤就在那里,总有一天会被挑起。
到时候流血的一瞬间,最容易暴露自己。
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赢了这场游戏。
不过这场游戏的输赢……如何定义?
姑且这么算吧。
如果平和岛静雄找到你,那么你就赢了。
相反,如果平和岛静雄不再找你,回了池袋,那么你就输了。
不得不提醒你。
你最大的敌人回来了。
然后把一张在机场偷拍到的照片发给了折原临也。
照片上,最惹眼的,是一个金发的俄罗斯美女。
旁边站着一个雷鬼头男人。
女人神情冷漠,但是有着隐隐的不高兴,男人笑着,有些尴尬。
露出这种神情只因为空缺了一个角。
平和岛静雄。
那么——
饮茶,你又要如何行动?
【折原临也side】
折原临也终于开始强行调整自己的生物钟,虽然还是只能在8点醒来,那也比9点半好看的多。
但是打开电脑,看到新邮件的一瞬间,折原临也就拿起手机,设置了6点的闹钟。
6点,是他曾经惯常的起床时间。
新邮件是一张图片。
图片上的人折原临也再熟悉不过了。
瓦罗娜和田中汤姆。
瓦罗娜回到池袋了。
一阵莫名其妙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折原临也突然很担心自己的游戏能否继续,于是动手搜寻了平和岛静雄的位置。
依旧是在武野仓。
很奇怪对吧?
田中汤姆肯定提前知道了瓦罗娜要回到池袋的消息,那么他肯定也通知了平和岛静雄,但是平和岛静雄没有离开武野仓。
为什么?
只有一种可能。
平和岛静雄拒绝去接瓦罗娜,拒绝回到池袋。
为什么呢平和岛静雄?
……为什么呢小静?
你不是很在意你那个可爱的后辈吗?
你不是为了她可以杀了我吗?
为什么她回来了,你却连见她一面都不肯呢?
难道你不想见她?
还是说……
比起她,你更想见我?
可笑。
怎么可能?
折原临也否定了自己的猜想,然而心中却无比希望事实如此。
自己真是蠢的无可救药。
看不穿,猜不透,那还白费什么劲?
那么想见我?
好啊,自己找找看?
不过……这里很快就成为空房了哦。
我可不是你那个可爱的后辈。
我才不会露出最弱的一面,被强迫也好主动的也好。
特别是对你。
所以我不会示弱。
我会一直看着你,看你像只蠢透了的木偶一样到处瞎撞。
那么多年的游戏规则,我们都明白。
对吧?
平和岛……怪物?
不。
对吧,小静?
【平和岛静雄side】
早就接到田中汤姆的电话“静雄,瓦罗娜过两天要回池袋,你要不要去接接她?”平和岛静雄差点就说“好。”
但是准备开口的一刹那,耳边闪过折原临也的声音“明明只是个怪物,装什么人类?”
去接瓦罗娜的行为,太过于人类化,不是怪物平和岛静雄的行为。
你不喜欢人类的我。
那我就变成怪物。
所以平和岛静雄说“我不去了,临也那个混蛋要和我玩捉迷藏,我奉陪到底。中途退出的话,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
田中汤姆不肯放弃“可是瓦罗娜想见你啊。”
平和岛静雄突然觉得很好笑。
明明三年前,可以因为瓦罗娜受伤而去杀了折原临也。
现在呢?
现在却因为要找折原临也,连见瓦罗娜一面都不肯。
左手边是自己难得的后辈,右手边是自己最恨的犬猿之仲。
左手边的身材婀娜的美女,右手边是性格怪异的清秀青年。
左手边是变得温和的杀手,右手边是依旧恶劣的情报贩子。
换做别人,肯定毫不动摇地放开右手。
但是自己却在犹豫。
left or right?
……
果然,仇敌的羁绊更深。
追打了近十年,说什么放弃。
然后平和岛静雄不再犹豫“不用劝我了,汤姆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
我要一直找,哪怕天荒地老。
田中汤姆无奈“那好吧,我会和瓦罗娜解释的。”
“麻烦你了。”
不敢想象瓦罗娜失望而愤怒的眼神,只敢一个人静静地怀念折原临也充满讽刺的眼神。
接下来的日子很无聊,很枯燥。接近一个月,平和岛静雄都搜寻无果。
有时会琢磨,自己选择了右边会不会是错误的。
但是仔细想想,又否定了。
毕竟折原临也在他的生命里占了大部分。
回忆过去时,记忆会在那个夜晚前强制性终止,不再去想。
害怕想起那张无助的脸。
然后调侃自己和对方。
跳蚤,我都付出到这个份上了……
婚礼上是不是该乖乖的穿婚纱啊?
结果被自己的想法逗笑,算了,还是别穿了,想想都是种惊吓,把你那看着就想让我打人的毛大衣和V领衫换了就行。
无意间的仰头,看见了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
“找,到,了。”一字一顿的自言自语。然后拔腿就向那栋楼跑去。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