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Through the world to find you‖静临‖十三卷续文(六)

没错,马上就要完结了!!
难过吗!!
难过我也没办法啊!!谁让我是个辣鸡文手呢!!

——☆——☆——☆——☆——

【折原临也side】
最后一次从这扇窗子外看武野仓市时,看到一个身穿酒保服的金发男人,折原临也以自己的智商发誓,平和岛静雄也看到他了。
但是没关系。
以防万一,考虑到九十九屋真一的干扰,折原临也早就作出决定,再搬一次家,并且不让自己搬家的消息流出去。自己已经联系了房东,把公寓退掉,另租一套,在平和岛静雄上来之前走掉就好了。
虽然租房固然费钱,但是身为情报贩子,这点钱不需要心疼。
真败家啊……
然后笑出声。
坐电梯下楼,然后从后门离开,完美避开与平和岛静雄的见面后,独自前往新公寓。
新公寓很干净,很漂亮,只是会经常断电,所以价格也不算很贵。
停电而已,怕什么?折原临也不以为然,反正自己是情报贩子,想要搞到何时停电的情报简直易如反掌。
于是顺理成章的窝在沙发里,盘算自己需要的停电必须品:手电筒,蜡烛,打火机……
等等!打火机?!
我才不要打火机!谁要用和那只草履虫一样的东西!
突然就憋了一团火,任性的把更方便的打火机换成有些麻烦的火柴。
自己果真是退化成小孩子了。
算了,小孩子就小孩子吧。
请让我,好好任性一回。
不过是青春期叛逆罢了。
我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啊。
折原临也也好,情报贩子也好,甘乐也好,奈仓也好,库洛姆也好……
都不过是个人类。
总会任性那么几次。
第一次是小时候,决定爱上人类。
第二次是初中时,顶替奈仓的罪名,让奈仓后悔一生。
第三次是三年前,为了抹杀名为“平和岛静雄”的怪物的存在。
第四次是现在,为了等待名为“平和岛静雄”的怪物来找自己。
第三次和第四次明显成为了矛盾。
可世界就是那么好笑。
但是我们都别无选择,只能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走下去。
那么小静,游戏开始~☆
【平和岛静雄side】
平和岛静雄冲上楼,凭着记忆敲响了门。
问为什么不直接砸穿?
那种事情谁知道啊!
但是开门的人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平和岛静雄不易察觉的皱眉,然后开口“我找折原临也。”
男人愣一下“那个……折原先生已经搬走了……”
捉迷藏还没玩够?
“请问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男人说罢就关上了门。
有些落寞的出了公寓。
经过两次落空,平和岛静雄深知自己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折原临也的。
于是几天后,他在一家餐厅找了份零工,打打工,挣点钱。
这家餐厅也提供外卖,送外卖的有几个女孩子,平日里,平和岛静雄就会听着那群女孩子犯花痴来打发时间。
这天依旧。
送外卖的女孩子们很容易遇到一些长相帅气的少年,于是聚在一起,讨论讨论这个,议论议论那个。
然后平和岛静雄发现,有一个女孩子描述的那个男人的外貌,和折原临也的轮廓重叠“他长得超好看的!人大概20多岁吧!红瞳!超少见的!皮肤也很白!黑头发……看起来很软,黑亮黑亮的,一看就知道没有染过色,笑起来好迷人的!声音也很好听!身材一级棒!不是那种肌肉发达的壮汉啦,很纤瘦的!只可惜腿那么长却不能站起来……”
平和岛静雄拉住那个女孩“喂!请问……那个男人,还有什么特点?”
女孩有些反应不过来“哎?啊嘞?平和岛先生?”
平和岛静雄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有些失态,平缓了心情“啊啊不好意思,是这样的,我在找人,一个男人,和你刚刚描述的人长相很相像。”
女孩点头,有些不好意思“是,是这样啊。唔……我只觉得那位先生长得很好看,也只注意了他的脸……哦!他全身穿着黑色的衣服!明明是夏天但是衣服边缘上有一圈毛,看着就很热!不过他开着空调就是了。其他的啊……他的笑是皱眉的。”
绝对是折原临也。
平和岛静雄的直觉这么告诉他。
于是找女孩问了地址,下班后动身前往那间公寓。
一路上,对繁华的夜景丝毫不感兴趣,却震惊于女孩的一句话“只可惜腿那么长却不能站起来……”
折原临也不能站起来?
怎么可能啊!
多年前他可是能满世界跑的跳蚤啊!怎么可能说站不起来就站不起来?
没错,一定是这样。
一定是他又为了迷惑什么人设下的圈套!
……毫无说服力。
折原临也的对手是自己,自己的怪力,自己最清楚。
如果折原临也伤成这样,完全有可能。
而且瓦罗娜那一刀如果伤到了脊柱也可能导致这样的结果。
相比之下,先前的想法真是幼稚至极。
忽然觉得,自己欠折原临也一句话。
欠他一句抱歉。
然后加快了脚步,却看到面前的公寓一下全黑。
【折原临也side】
折原临也的腿没有丝毫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趋势,于是他为自己懒得下厨找了最佳的理由。
然后顺理成章的订了好几天的外卖。
毕竟是很少接收委托,即使是情报贩子,也过着有些松散的生活。
然后忘却了今夜要停电的情报。
停电的时候折原临也正在客厅看电视,“啪”的一声世界陷入黑暗。
折原临也条件反射的去拿手机,却发现手机因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
早知道就该充满的。
暗骂一句,整个人窝在沙发里。
今夜大概是要下雨的,乌云很重,透不出一点月光。
黑暗只是更加浓重。
隐隐约约的,折原临也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是啊,自己在害怕啊。
明明一直生活在世界的阴影中,当被黑暗包围时,却分外恐惧。
真是可笑。
或许自己只是回想起那个绝望的夜晚。
那一夜的夜色格外浓重,深黑的天空,煤黑的硝烟,红黑的血液,漆黑的手枪,纯黑的影子……
黑色黑色黑色全是黑色。
明明自己穿着黑色,代表着黑色,隐没于黑色,却因为那一夜畏惧着黑色。
想要回到房间去找手机充电器,却摸不到轮椅的位置。
又因为三年前的那场事故,夜视力下降,什么都看不清。
于是选择去找就在客厅的手电筒。
然后扶着沙发试着站起,尝试走过去。
失败。
“砰”的一声摔在地上,蹭破一层皮。
疼痛被放大了数万倍,几乎疼出眼泪。
所以咬住嘴唇,害怕自己落泪。
“伤疤就在那里,总有一天会被挑起。”
九十九屋真一的话得到了验证,那一夜不停的重复在眼前。
此时的自己,和那时一样的无助……
即使没有任何人会威胁到自己。
可这段记忆就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触发,里面的东西就会喷涌而出。
但是盒底却没有希望。
门铃却在此时响起,自己却无法去回应。
然后是敲门声,很急促。
房间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听不到外面的人的声音。
也许在很着急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但是下一秒,门被强行撞开。
能够撞开优质防盗门的人折原临也只认识一个。
“小静——”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