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安雷安】你们再这种上物理课是要完蛋的!

#全程有病慎入
#灵感来源于今天和同桌的各种神奇经历(我→安哥,我同桌→雷总,正好她今天穿了件黑色的衣服在外套里面,我正好穿了白衬衫)
#cp安雷安(微瑞金)
#学院pa,其实更像补习班pa
#手癌晚期眼癌无救,有错别字还请原谅
#人物属于凹凸世界,ooc属于我

安迷修一进教室就看到了个新来的金毛,那小金毛给了一个灿烂的堪比窗外的太阳的笑容:“安大哥!我也来上物理了!”安迷修顺口就回复了一句:“那好啊,来啊。”然后四处看位置,就在他纠结要不要坐在银爵旁边的时候雷狮狠劲拍了拍他和金中间的空位:“来来来安迷修,坐这儿!”
安迷修挑眉,看了看也没有合适的能好好听课的位置了,就走了过来,一瞟凳子,随口吐槽到:“这凳子怎么黑的一块一块的,雷狮你是不是劈它了。”
雷狮当时就给他翻了个白眼:“安迷修你快醒醒塑料绝缘。”安迷修淡定的把书包放在脚边坐在位子上:“你那么喜欢电那你今天的课应该听的很爽,今天讲电场。”
雷狮如梦初醒:“卧槽我没带书,安迷修你带书没?”
安迷修淡定的捞出一本放在桌上,雷狮刚要拿过去就听见安迷修来了一句:“别想了那是选修3-5的,不讲电场,电场是选修几我都不知道。”

雷狮:mmp

然后老师来了,随口几句开场白,随后合上她手中的书,给大家不明所以地看了下封面,雷狮赶紧捅了捅安迷修问他有没有看清老师封面上标注的选修x-x:“哎哎,是选修几,看见没看见没?”
“没。”
“……安迷修,本大爷要你有何用!”
“不是你让我坐你旁边的吗?”
“……”
看着这边估计要吵,金愉快地推过一包零食,说了句你们吃吗我今天上午吃的够多了格瑞不让我再吃了。两人这才停战歇火开始吃零食。
本来雷狮抱着对电学的一腔热血去学电场,哪不知老师来了一句:“你们以为电学就和力学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吗?其实不是,到最后你们会发现你们根本就是在做力学题。”一群人顿时嚎的像个130斤的嘉九岁。安迷修看一眼旁边脸上写着生无可恋的雷狮,打趣道:“怎么样?绝望吗?”
“绝望,绝望死了。”

讲着讲着就讲到了摩擦起电,雷狮兴致满满的拿起塑料尺就往安迷修头发上蹭。安迷修差点爆粗口:“雷狮!”雷狮一脸毫不在意:“傻逼骑士乖,别动。”然后他就拿着摩擦好的尺子去碰桌子上那一堆他刚刚撕好的碎纸片,边吸边说哎安迷修你看这就是你的能力,气的安迷修差点一个水杯砸他脑袋上,想了想不如以牙还牙,干脆也拿出尺子往雷狮脑袋上蹭,摩擦几回后也去吸引小纸片。雷狮秉着安迷修亲赐的恶党之名不忘吐槽了句:“辣鸡。”接着就眼睁睁看着刚刚他只能吸上其中三小片纸片的那一小堆白花花的纸片此刻几乎全部吸在安迷修的尺子上。

雷狮:cnm这人开挂!
安迷修:是因为你带电。

咱们雷总很气,非常气,特别气,那又怎么样呢?总不能真的把安迷修拎起来和他打一架吧?气呼呼的一低头,然后拐了安迷修一肘子:“哎,傻逼骑士,你看。”
安迷修就把头低下来,差点笑出声,两个人都翘着二郎腿,安迷修右腿压在左腿上,雷狮左腿压在右腿上,坐姿以两个凳子中心的空格为对称轴,完美的成轴对称。两个人突然降低了笑点憋了一阵笑之后雷狮决定通过吃零食来缓解下差点抽筋的腹部,刚伸长手把那一袋子零食拎过来就听见安迷修长大了嘴一声“啊”。
“啊?”雷狮一脸懵逼。
“喂我。”
雷狮就连着零食的塑料袋一大包的就要往安迷修嘴里塞,被安迷修一巴掌打手上了。

快下课的时候老师说你们今天回去记得买物理选修3-1的书,安迷修一扬下巴:“听见没,选修3-1。”雷狮看他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也不知道得意个什么劲:“哦。帮我买。我在凹凸社区上把钱转给你,把你号给我。”
“……你知道多少钱?”
“不知道。”
安迷修一脸关爱傻子的表情。
雷狮白他一眼,说:“你先告诉我你凹凸号多少?”安迷修把凹凸社区打开看了一眼个人信息说我没设置。雷狮说那你扫我二维码,安迷修说我没流量,没网,你搜我手机号好了。雷狮差点一个手机砸他脑袋上:“我问的就是你凹凸号啊!!你手机号不就是你凹凸号吗!!”
然后成功发出好友请求。
安迷修说:“我帮你买书那你借我钱,我要坐车回家,今天忘带钱包了。”
雷狮就说:“行,只是我没带多少零钱。”
安迷修说你借我两块就好。
然而雷狮翻遍钱包也只有一块五。没办法他塞了一张五块给安迷修,说你可以多坐几次。安迷修嫌弃极了,接过五块钱说我去买根冰棍破开算了。

收书包的时候雷狮惨叫一声我手机不见了!吓得安迷修赶紧帮着翻书包,紧接着雷狮就在他的文具盒下找到了他的手机。

安迷修:你可别是个傻子吧。

看着书包收的也差不多了,雷狮一抖那包零食,说还有几根。安迷修作为一个锲而不舍的没马骑士又说了一句:“喂我。”
雷狮这次还就真拿了一根往他嘴里塞,结果就在安迷修快吃到的瞬间雷狮手腕一转方向一换自己咔嚓咔嚓吃了。

安迷修:雷狮你皮痒了是不是。

往门口去的路上雷狮贴心道:“还剩一根,你吃吗?”
安迷修瞥了一眼伸出手,拿出来咔嚓咔嚓吃的同时还不忘说了一句:“这叫半根。”
雷狮拿着空袋子准备扔,突如其来的好市民素质让他决定乖巧的按照分类扔垃圾,结果往那排迷之分类的垃圾桶一瞟他就懵了:“这个扔哪儿?”
安迷修一脸幸灾乐祸:“傻了吧。”
雷狮咂咂嘴把包装袋扔进一个没有任何标注的垃圾桶里,一回头那表情就像是在说“我是不是特聪明”

安迷修:傻不拉几的还真好意思。

走的时候雷狮说,安迷修你知道吗格瑞学理。
安迷修说:“知道啊,我惊讶了好长时间他居然不学文。”
雷狮说格瑞简直就是天天与王后雄为伴。
安迷修撇撇嘴,他说:“不,还有五三。之前我和他并班一起上地理,我的天啊每次他都要把有关的题目唰唰唰全做完了还基本都是对的。”
雷狮嚎了一句:“然而这种人居然不学文!”
分开的时候安迷修才说,“其实,雷狮。”
“嗯?”
“金学理。”
“……”雷狮一脸冷漠,“哦。”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