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街角的咖啡屋》‖(四)

#cp:太中(太宰治×中原中也)
#By.芸飞
#人物过去捏造有
#每一更的篇幅都极短请不要嫌弃_(:_」∠)_
#很久没更了对不起,因为在考试,而且考完后身体也超不舒服,向大家道歉。
  
——☆——☆——

听到这里,你多少也发现了吧,两人之间的确是有爱情的。不过当局者迷,两人都不敢确定罢了。
也不敢说是都不敢确定,太宰治那孩子到是颇有自信。是的,他们16岁时的事。
太宰治一如既往跑来我这儿,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经常点一杯咖啡,嘛对我而言倒是无所谓,只是这家伙经常赊账我也挺无奈。那天他神神秘秘地和我说:“姐姐,我觉得中也喜欢我。”我就开玩笑,我说,你知道被害妄想症吗?
他有些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我说你差不多了,不过不是被害妄想症,是被爱妄想症。
他一脸憋屈,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可怜巴巴的说,“是真的啦,我有证据啦。”我让他说说看那些所谓的“证据”。他说中也打人除了打敌人就只打他。
我哭笑不得,我说你受虐倾向吗?
他满脸写着认真,说:“这说明中也在意我啊。”
我说你可算了吧,脸皮薄点没什么坏处。
他就鼓着个脸,跟那种在中国被叫做“包子”的食物似的。我就笑了,我说,开玩笑的。然后我说,虽然我姑且有些头目,你倒是可以接着我和说说你那些证据。太宰治就换上一副相当正经的表情,他说,其实还是直觉一类的东西吧,就是觉得中也对待自己和对待别人不太一样。我说你看看,典型的被爱妄想症。他往咖啡里放方糖,手一抖加多了,无奈的看着我,他说,姐姐,你干嘛跳不出这个坑。
我笑着把他那杯糖加多了的咖啡和我面前还没动过的咖啡调换一下,我说:“不逗你了,我们正经说话。”我敛了笑容,然后说,“在我这个旁观者看来,中也确实喜欢你。”他眉头一挑一脸得意,耀武扬威的好像在说对吧对吧。
我说你这表情简直就应了那句话,“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他说就算是我没有被偏爱我也能做到有恃无恐。
我说那不叫有恃无恐,那叫厚脸皮,或者不要脸。
他彻底无奈了,他说姐姐你今天怎么疯狂吐槽我。我很认真的给予回复,因为你今天槽点太多。他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我缓了缓嬉皮笑脸的心态,只是淡淡勾唇,我问:“你觉得中也在意你吗?”他想了想回复我说:“大概吧。”我说,“不是大概,而是一定。你可以去试试,告诉他你喜欢他身上什么地方,他一定会很在意的去看看,因为他想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中也喜欢你,太宰。不过嘛,中也这孩子很别扭,你的路还长着呢,加油吧,姐姐相信你。”
自那以后怎么样了呢……?太宰有没有真的付诸行动,谁知道。
不过那个时候我就基本能断定了,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两个名字,终将被写到一起。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吧。天造地设什么的话我也不敢乱说,但是……如果连他们最终都只能岔路分离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对于真爱的定义,恐怕就要被改写了。

啊啊已经讲了这么多了呢,你还有心思继续听下去吗?
真是令人感动的执着啊。
那我就不能辜负你的执着咯!
没错,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在他们的17岁。
之前我也有提到过的吧,太宰这孩子给我的感觉总是和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具体不一样在什么地方我也说不上来。然后,这一次,我要说的是他的——“绷带”。
你应该还记得,在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他的右眼上就缠着绷带。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我和他聊起了他的绷带,我问他,这到底是受了伤吗?怎么身上那么多地方都缠着绷带,特别是头上的,从我第一次见你你就一直缠着。
他按了按绷带,脸上的神情似乎毫不在意。他说,确实是以前受过伤,不过发现缠着绷带会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后就懒得拆下来了。
我问他什么好处。
他说,只用一只眼睛看人呀。
我说那能看透彻吗?
他说这就是他的目的,他不敢把有些东西看的太清楚。
我问为什么。
他只是对我笑了一下,他说:“胆小鬼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出自太宰治《人间失格》)
我说,你的戒备未免太高。
他没直接回复我,只是说,有时候不看的那么清楚,就还会留着一点期望,有着一点期望的话,也就有了活下去的可能吧。
“活下去的机会是自己给自己的。”
我想说,但是终究没能说出口,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人走向这里。
那是中原中也。
那个时候我亲眼看到一件简直让我怀疑自己双眼的事,前一秒太宰坐在我对面,脸上挂着有些说不清楚的,哀伤?不,说是哀伤有些太过了,总之就像是面沉如水般的神色,反正说不上是快乐,但是在太宰见到中也的瞬间,他笑了,堪比太阳花一般灿烂的笑。
不是那种可以伪装出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因为能见到他而带来的,发自内心的快乐。真诚,而暴露了伤。
很久以前我就多少有些察觉,太宰治这孩子一直有着厚厚的防备,隔着各种各样的面具看人,但是在中原中也的面前他可以褪下一切盔甲,坦诚相待。
那种笑容堪称刺眼,像是阳光一般。
他喊了一声“中也!”,还故意拉长了音调,简直像是在无形撒娇。
中也眼角一抽,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了句滚回去开会,太宰就乐颠颠地跟在中也身后走了,也不知道乐个什么劲。
还真有点陷入热恋的笨蛋少年的视感。
让人感动而心疼的坦诚。
为什么会心疼?是个好问题。
就像我刚刚说的,太宰有着过于厚重的戒备,坦诚的对象恐怕也都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人吧,对于中原中也,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他面前笑,在他面前撒娇,在他面前说许多不愿对其他人说起的话。你知道这种坦诚的来源是什么吗?是完完全全的,不加以保留的信任,相信对方可以守住自己露出的脆弱,相信在自己把后背留给对方就可以完全无忧,好像把全世界交给他,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
而爱的基础,就是相信。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