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Through the world to find you‖静临‖十三卷续文(四)

今天下午还有最后一门英语就考完啦所以来一更!

——☆——☆——☆——☆——

【岸谷新罗&塞尔提·史特路尔森side】
岸谷新罗的镜片反光“静雄,你确定去武野仓市?”
平和岛静雄站在车站门口,头也不回“嗯。”
塞尔提·史特路尔森举起PDA“真的要找临也?”
平和岛静雄转头,看清PDA上的字,点头“嗯。”
塞尔提·史特路尔森还想问话,岸谷新罗就打断了她“一路走好!别伤害那里的自动售货机!”他拉起塞尔提·史特路尔森向出口走去。无头的女人不解“为什么不问他原因?”
“塞尔提,你会不会觉得折原君和静雄之间只有恨?”岸谷新罗停下脚步,盯着塞尔提·史特路尔森的头盔。“不然呢?他们都期待着把对方杀掉的那一天,不是吗?”
“如果把人之间的感情比作丝线,假设恨意是黑线,爱意是红线,那么折原君和静雄之间的确是应该缠满了黑线。每一条黑线都勒住他们的心脏,紧紧地。”
“对啊。”
“但是勒的太紧,就会出血。每勒紧一寸,就出一份血,直到……”岸谷新罗顿一顿“直到黑线被全部染红的那一刻。”
“所以临也他……”
“他已经被黑线勒的遍体鳞伤了,所以干脆剪断所有的黑线,举起剪刀的一瞬间,才发现连接自己和静雄的根本不是黑线——而是红线,于是折原君开始逃避。我想静雄也应该察觉到了黑线变为红线的事情,所以他想去找折原君。”
“但是为什么黑线会变红呢?”
“因为他们从未离开?”
“哈?”
“因为拥有怪力而被人类排斥也好,因为性格怪异而被人类唾弃也好,他们两个身边一直陪伴左右的人类并不多。但是从见面的那一天起,他们一直纠缠,从没有谁离开过,塞尔提,你明白吗……这是变相的守护啊。即使自己对自己说很讨厌对方,大脑却直接把对方列入重要之人的列表里。”
“那……新罗不帮帮他们两个人吗?”
“塞尔提好善良啊!!果然这样的你噗……不要……打胃……好吧……我不废话了……因为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自己追到手的,就没有意义了嘛。”说罢,岸谷新罗仰望着天空,坏笑“但是如果静雄向临也求婚的时候不肯跪下去,我可是要去踢静雄的膝盖的啊。”
【平和岛静雄side】
“静雄你这几天都心不在焉的啊。”田中汤姆好奇地看向后辈。“啊……抱歉。”静雄低下头,满脸歉意。
手机震动。
依旧是未知来信,这次是折原临也的住址。
“说起来……静雄你还在找折原临也吗?”
“嗯。汤姆桑,我能不能请几天假?”
“哎?为什么?”
“我找到那个跳蚤混蛋了。”静雄把手机给田中汤姆看。田中汤姆沉思一下,点头“好吧。静雄你这段时间确实辛苦了。就当放个假,好好休息几天吧。”
“万分感谢。”平和岛静雄鞠躬,小跑着回家。
衣服很随意的塞了几件,生活用品也都胡乱地丢进行李里。拉上拉链,给岸谷新罗打了电话“新罗,帮我订一张去武野仓的快车票。我找到那个混蛋了。”
岸谷新罗那端沉默着,就在平和岛静雄准备拿下手机检查是否接通时,岸谷新罗出声了“好。刚刚下了单,明天早上10点的车,你明天吃了早点就可以往车站去了。”
“谢谢。”
“我们之间还用谢吗?你让我解剖一次就好啦~”
“去死。”
挂了电话,平和岛静雄意义不明的笑了。
“啊啊死跳蚤啊,孽缘不是想扯断就扯断的啊……”
【翌日 时间表】
8:00 平和岛静雄起床,做饭,吃早饭
8:30 平和岛静雄收拾最后一部分行李,出门,锁门,岸谷新罗和塞尔提·史特路尔森起床
9:00 平和岛静雄坐上去车站的计程车,岸谷新罗和塞尔提·史特路尔森准备出发
9:30平和岛静雄到达车站,岸谷新罗和塞尔提·史特路尔森即将来到车站,折原临也自然醒来
10:00 平和岛静雄坐上前往武野仓市的快车,岸谷新罗和塞尔提·史特路尔森返回家中,折原临也收拾行李,
10:30 平和岛静雄在去武野仓市的路上,折原临也来到酒店前台,退房
11:00 折原临也来到新住处,听房东交代事情,搬家完毕
【折原临也side】
知道九十九屋真一把他的住址给了平和岛静雄以后,折原临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搬家。
从酒店搬到小公寓里其实很挺好的,拥有的个人空间明显更多,唯一不好的就是不想做饭的时候就只能订外卖,没有去楼下就能吃到的虽然价格令人咂舌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炒饭。
说起吃的,折原临也突然有点怀念某家俄罗斯人开的寿司店——露西亚寿司。赛门黑黢黢的脸,搞笑的日语发音,丹尼斯白的和面粉差不多的脸,动不动就飞来的菜刀……一个金发的俄罗斯美女的身影在脑海中复现时,折原临也的拳头就捏的紧紧的,指节发白,几乎攥出血。
虽然自己说,因为瓦罗娜是人类,所以她做什么都可以谅解。但是她面对着自己,举起手枪,说什么“前辈变为野兽的必要性,为零”。
开什么玩笑!
平和岛静雄本来就是野兽!什么有没有必要变为野兽,他根本就不是人类!
和人类一样的平和岛静雄,属于所有人类……不属于折原临也。
从得知平和岛静雄在找自己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意识到了,对平和岛静雄的恨意已经变了味。
但是折原临也与平和岛静雄是池袋的犬猿之仲,两人的结果只有两种,或折原临也死,或平和岛静雄亡。
可笑的命题。
感情由谁判定?爱恨一步界厘。
所以折原临也想要做个“实验”。
看看他和平和岛静雄能不能反驳这个命题。
自己也说过,自己就在这里,但是不会让对方找到自己。所以……
不过是换了个游戏罢了。
猫捉老鼠玩了那么多年,也该换了。
这次是捉迷藏。
只要你能找到我,全世界我也可以考虑放弃。
但是前提是,你找到了我。
折原临也勾起嘴角,曾经的笑容回到脸上,默默的打开了所有情报网。
【平和岛静雄side】
到了武野仓,平和岛静雄无比确信折原临也就在这里,那股隐隐约约的“臭味”在城市中弥漫,那么熟悉。
先是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下,再随便买了点东西吃,随后就开始了寻找折原临也的道路。
武野仓大酒店。那封匿名短信的确是说折原临也在这里住,但是当平和岛静雄向前台的服务生询问时,才发现折原临也已经退房走人了。
无名的怒火。
而又转念一想,折原临也的本职是情报贩子,如果发现自己来找他,躲起来也未尝不可能?
折原临也在暗,他在明,被当作小丑人偶的人是他。
但是就算是被当作人偶,也想要找到暗处的木偶师。
顺着你牵扯我的丝线,一点一点向上摸索,总能摸到你的手。
就算是人偶,也想要偶尔的背叛一下人偶线。
一直被你当作棋子,一颗不停话的棋子。
你是国王,孤独的国王。
棋子本该为国王尽效,却因为一些奇怪的东西,成为了你的对手。
一度认为,这种奇怪的东西是恨,是厌恶,是敌意。
但是你最狼狈的一面,却令我心疼。
那一晚没有星光,没有月光,没有希望。你推下叉车,即使我毫发无损,我的后辈却因此而受伤。
因此极度愤怒,却看不清你的表情。
银白色的刀刃染上血污,却没有你脸上的血迹刺眼。
殷红的血,沾染在你白皙的皮肤上,只衬得你的脸更加苍白,病态的白,白的像一张纸。黑亮的发丝无精打采的贴在脸上,被汗浸湿,被玻璃划破的痕迹,刺眼的划在漂亮的脸上,狼狈,可笑。
我却笑不出来。
你绝望惨然却笑着说“动手啊,怪物。”
于是如你所愿,成为你的怪物,举起自动售货机,却由另一把刀分割了你我。
漆黑的手枪,枪口写着绝望。
你不甘心,但还是笑了“没关系,你是人类啊……”
是吗,人类做了什么你都能原谅吗?
背叛、虚假、温柔、遗忘、憎恨、帮助、同情、陷害……
是,如果是其他人类之间,你当然是全部照收。
但……如果是对你,你还能原谅吗?
明明那么脆弱。
明明那么渴望被爱。
明明那么期望人与人之间的承诺。
明明那么希望被理解。
为什么,为什么要因为害怕被伤害,而从一开始就逃避一切?
不是只有防御,才能抵抗一切伤害。
如果那么害怕被伤害的话……
就由我来当你的边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