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Through the world to find you‖静临‖十三卷续文(三)

【折原临也side】
阳光斜射入房间,照射在白色的床上。强烈的阳光让折原临也不由得眯起眼睛,于是他跳下床,稳稳的坐上轮椅,拉上窗帘,再挪回到床上,被子一拉,盖在腿上,靠着床背玩手机。无聊透顶的俄罗斯方块,折原临也乐在其中,玩的津津有味。
突然五彩斑斓的游戏画面被强制性切断,游戏画面转为通话画面。
联系人备注:小静。
折原临也想都不想选择了挂断,然后接着玩俄罗斯方块。
但是画面始终停留在那里,除了画面里越来越多的方块在堆积,没有任何东西在动。直到画面全黑,出现“you are loser”的字体,折原临也都没有再动一下。
默默退出游戏,锁屏。
折原临也像没了魂一样,眼睛空洞,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手机震动,提示有短信。
折原临也条件反射的打开。
【From.小静
死跳蚤你去哪儿了?】
折原临也没删,也没回,就这么盯着短信,一直盯,眼睛都不眨一下。
最终因为眼疲劳,眼眶里流出生理性泪水,顺着白皙的脸庞划下。几秒钟后,他放声大笑。
笑声没有了以往的欢脱风格,只剩下满满的讽刺。
既是讽刺平和岛静雄,也是讽刺自己。
笑不动了,折原临也一点点往被子里挪,直到被子蒙上头,一开始的生理性流泪终究是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哭泣。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想哭呢?
折原临也觉得哪怕是他自己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就是一下就觉得很想哭,胸口很闷,鼻子很酸。
他像一个孩子一样无助地哭,整个身体微微颤抖,眼泪不住的涌出,好像要把那么多年来所有的委屈、痛苦、悲伤全部发泄出来。
我以为自己足够坚强。
我以为用防御保护自己,就能杜绝一切伤害。
我以为我消失了你会很开心。
我以为你不会对我温柔。
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
但一切都不过是我以为。
那么多我以为,没有一个是客观事实。
但我已无路可走。
我就在这里,但我不会让你找到我。
因为我……最讨厌你。
【平和岛静雄side】
莫名其妙的收到折原临也的电话号码,平和岛静雄不可能放手这个好机会。当机立断拨打过去,拒接。
也是,意料之中。
岸谷新罗问“你不是很讨厌折原君吗?怎么会想去找他?”
平和岛静雄说“不知道,就是觉得没了那只跳蚤,打架都打不痛快了。”
岸谷新罗又问“没有其他理由?”
平和岛静雄说“需要理由吗?就是觉得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很不爽很不爽很不爽,想亲手杀了他罢了。”
岸谷新罗不问了“你们两个啊……算了,你们两败俱伤也无所谓,我只要有塞尔提就够了。”
平和岛静雄也不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折原临也的手机号码,然后用温柔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动作一个字一个字输入。
【To.跳蚤:
死跳蚤你去哪儿了?】
颤抖的指尖,犹豫是否发送出去。
另一个人的手按下了“发送”键。
平和岛静雄惊讶的看向那个人“幽?”
“哥哥在找折原先生,我知道的。”平和岛幽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虽然我觉得这条短信发出去折原先生未必会回,但是我不想让哥哥你后悔,所以每一寸希望都要抓住。”
“……谢谢啊幽。”
“其实哥哥还是很怀念以前和折原先生一起的日子吧。”
“怎么可能啊幽。”平和岛静雄干笑“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有什么好的?我讨厌暴力,你知道的。”
平和岛幽只是摇头,什么都没说。
平和岛静雄猛然发现,没有折原临也的日子,好像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至少现在自己的胸口是闷闷的。
【折原临也side】
前一天哭的昏天黑地,第二天起来除了眼睛有点肿,整个人居然神清气爽的。折原临也甚至调侃自己“干脆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哭一回得了。”想想太没出息了,于是放弃。
打开手机,久违的登陆和九十九屋真一的聊天室。
————折原饮茶,复活————
【折原饮茶】:九十九屋,你干了什么?
【九十九屋真一】:我能干什么?
【折原饮茶】:为什么平和岛静雄会知道我的新号码?
【九十九屋真一】:哎呀,很难得的叫全名嘛。
【折原饮茶】:少废话!除了这个,为什么我妹妹会知道我的私人信箱?
【九十九屋真一】:看你妹妹那么想回你邮件,就顺水人情一把喽。
【折原饮茶】:……那么平和岛静雄是怎么回事?!
【九十九屋真一】:哦呀,关系好像更糟糕了啊。
【折原饮茶】:别给我废话。
【九十九屋真一】:平和岛先生找你找的那么辛苦,同情下呗。
【折原饮茶】:死吧。
【九十九屋真一】:别急,等我把你家的地址发给平和岛静雄了你再来杀我。
【折原饮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九十九屋真一】:你真的以为,所见所感,就是真实的么?
【折原饮茶】:真与假,黑与白,我自有定夺。不需要你横插一脚。
————折原饮茶,死亡—————
折原临也把手机丢到一边,闭上眼睛。
真实?怎么不真实?
飞来的匕首、黑暗中举起的手枪、满街道被砸的自动售货机、没有月亮甚至没有星辰的黑夜、没入一整把刀的侧腹、脱臼断裂的双臂、掉落在地的大型弹簧刀、被玻璃划破的脸庞、爆炸的大楼、堵住伤口的黑影……一切一切都那么真实。
我对你的恨,本应该那么真实。
眼前的这一切,空荡的房间、黑色的轮椅、站不起的自己……都是拜你所赐。
但你问我去了哪里的瞬间,居然渴望见到你,无助的哭泣,像个孩子。
明明你几乎毁了我的一切。
为什么……却不能恨你恨到骨里?
折原临也扶着桌子,吃力的站起,尽量用臂力保持着自己站立的姿势。
腿从无力,到麻木,再到久违的疼痛。
无的终极便是有,有的终极便是无。
是这样吗?爱恨本是同根理啊。
爱的极致便是恨,恨的极致便是爱。
正所谓,物极必反。
【九十九屋真一side】
平和岛静雄确实联系了折原临也,但是折原临也并没有理睬他。
就在九十九屋纳闷折原临也是否更换了手机号时,和折原临也的聊天窗口跳了出来。“你干了什么?”
九十九屋真一笑了“我能干什么?”
“为什么平和岛静雄会知道我的新号码?”
怒气,货真价实的怒气。
于是在思考理由之前先岔开话题“哎呀,很难得的叫全名嘛。”
接着把思考好的真实理由全盘托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无奈却饱含怒气的问句,九十九屋真一不笑了,一脸严肃,很认真地输入“你真的以为,所见所感,就是真实的么?”
折原临也那边愣了很长时间,然后发来回复“真与假,黑与白,我自有定夺。不需要你横插一脚。”
九十九屋真一笑的很疯狂“饮茶,如果你真的判定了什么是黑白……我也不需要把你的地址发送给平和岛静雄了,”
笑声戛然而止,公寓里,只有一句话回荡“……因为你根本就不会选择逃离。”
然后他打开电脑,将折原临也的住址复制、粘贴、发送。
屏幕上【发送成功】的字样让他勾起嘴角“我本来就喜欢往你的事里横插一脚。”
发信内容如下:
【From.未知
To.平和岛静雄
内容:折原临也住址:武野仓市武野仓大酒店皇家套房
发送成功】
“你想要逃离,我偏不如你愿。”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