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街角的咖啡屋》‖(三)

#cp:太中(太宰治×中原中也)
#By.芸飞
#人物过去捏造有
#每一更的篇幅都极短请不要嫌弃_(:_」∠)_
#这两天在学业水平考试所以没更新万分抱歉,所以更了前两次字数的两倍来赎罪_(:_」∠)_
#更悲伤的是短暂停更一星期因为我要应付期末考qwq
  
——☆——☆——

接下来怎么样了?真是个急性子的孩子呢,完全不给我抒发情感的机会啊。

稍微推算一下,那一年太宰和中也都是14岁。
是什么日子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太宰来的时候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不,不是外貌上的,外貌上他也还是穿着西装,头上缠着绷带,啊,倒是穿上了黑色的西装外套,披着黑色的大衣,像是要把整个人藏匿于黑暗中一样。你问绷带?说起来我也很奇怪啊,如果是受伤,也不至于缠着两年的绷带吧,如果说是失去了右眼,倒也说得通,但是问题在于他没有失去右眼啊。啊我没有说明吗?他的绷带缠在右眼上哦,右眼。你问我怎么知道他没有失去右眼的?后来的日子里看到的嘛。啊——真是的扯太远啦!我要说的是他容貌变化不大,问题是他身上的气息,或者说是气场更合适?总觉得有些不大一样呢。
这种东西要形容也形容不出来啊。
那天他一见我就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他问,把颈动脉划开是什么感受。之前也有听说过这孩子一直在追寻死亡,今天这个问题抛出来我也不敢乱回答,只好先问他:“你想尝试一下?”
他摇摇头,说,他才不要用这种死法,难看死了。
我当时就被他逗笑了,说,那种感受我也不清楚,应该是会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喷涌而出吧,痛与不舍并存。
他有点奇怪那个“不舍”,问我为什么会不舍。我把他留在咖啡屋大厅去招呼客人了,转过头看着他说了一句,因为不想死,是对生本能的执念。
说来好像那个时候隐隐约约有听到他嘟囔了一句,“那种东西我才没有。”
等我忙完那一阵,再回头时那孩子已经离开了。
不过他们这一年好像比之前空闲了许多,没过几天我就看见中也扛着他来到我这里,没好气的说,这家伙又吊树上了,他砍断了绳子。因为太宰一直在闹腾他就一个手刃打晕太宰,现在把他扔在这里拜托照顾一下,末了还加上一句,麻烦您了。
结果最后中也还是一直守在他身旁。
太宰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这里是天堂吗?中也怎么也在?
中也差点一个拳头砸上去,吼到:“我要是再晚来一点你可就得偿所愿了!”
结果太宰眨巴眨巴眼睛一脸不情愿:“什么嘛,那样的话中也你就不要来妨碍我嘛,反正我死了的话中也也很开心的吧。”
那个时候中也的回复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说,才不要,你要是死了才不知道Boss会给我换个什么样的搭档呢。可能他也觉得这番话说出来有些微妙,又赶紧补充一句:“再说了我才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太宰一幅颓废少年的表情,瓮声瓮气的说,所以我才最讨厌中也了啊。
中也就回了一句:“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反正那个时候我看着他们俩个才不是像说的那样,最讨厌对方了,明明是最离不开对方才对吧。嘛,那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具体怎么想,恐怕只有他们才知道。
不过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那天太宰会突然问我颈动脉划开的感受……?直到现在也没能搞清楚啊,那个时候还在怀疑他是不是看了什么比较血腥的电影,其中有人的颈动脉被划开的情节,毕竟他说,“死相很难看”嘛。或许以后要是能联系上他了我可以问问……?算了,恐怕连他自己都忘了吧。

很抱歉讲故事的时候兀地插入这么大一段废话呢,那么我继续?你还愿意听吗?
意外的有些坚定呢,这个故事可是真的很漫长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那么我继续咯!
后来你也会推算了吧,他们两个15岁了,说真的我看着也是有些无奈,这个时期的太宰个头疯长,我每次见到他都觉得他又长高了,反而中也就有点不紧不慢的意味在里面,两人身高差越来越大,太宰这个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的家伙几乎是天天拿中也的身高开玩笑。噢我忘记补充了呢,两个人似乎真的没有我刚见他们时那么繁忙了,恐怕是管理他们的人换了一个吧,每隔十天半个月的两人就会来一趟,打打闹闹,经常吵架吵的沸沸扬扬最后被我赶出去。
哎你可别瞎说,我才不是暴力呢,这家咖啡屋每个月可就这么点钱,我总得好好做生意吧!
说真的你根本不能想象他们两个吵架的情形……你见过5岁的孩子吵架的模样吗?完全就是那种情形,一个劲的比较谁能给对方起更多的外号。我举个例子好了,一般太宰会先叫中也一声小矮子,然后中也就吼一句青花鱼,太宰又会马上接一句蛞蝓,中也又骂他是绷带附属品,太宰会说中也是帽子放置所,吵到最后一般都是太宰这个嘴巴又巧脸皮又厚的家伙赢了,不过赢的后果一般是中也一脚就上去了。
只是有一次吧,太宰一个人来我这里了,我和他随意的聊了几句,我说他又长高了,他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然后说中也那个小矮子真是有点长不高的趋势了呢。我笑说你这话要是被中也听到又要挨打了,太宰不屑的撇撇嘴,然后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都觉得感人的话。
他说,“中也根本没有必要长高,”
“因为我会弯腰。”
你问如果这话让中也知道了会怎么样?说实话他们俩真的是默契啊,后来中也一个人来的时候我大概的把这话复述给他了,我说,太宰觉得你其实不长高也没问题。
中也就说他又皮痒了吧。
我摇摇头和他说,太宰说的是,如果你长不高,他可以弯腰。
中也那时候有点脸红,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来,还特意拔高了音调,“谁稀罕他弯腰。”
“就算是我长不高,我也会踮脚!我才不稀罕他弯腰!”
然后赶紧捂住嘴,小声地说了一句,不过我肯定还能长高。
哎你先别笑,那个时候我可真的愣住了。
你明白这一类的话有着多少含义吗?这番话的重量绝对不是那些情人之间的海誓山盟可以比较的,是包容,是那种可以连着缺点都一起接受的爱。颇有点“我喜欢你哀愁美丽,也喜欢你骄傲孤独”的感觉吧,我爱的仅仅只是你,不关乎你的其他,毕竟人都不是完美的,对于美玉中的瑕疵,即使你愿意接受,我也会为你改变,这样的感觉吧。
是信任,是包容,是胜过海誓山盟的爱。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