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街角的咖啡屋》‖(一)

#cp:太中(太宰治×中原中也)
#By.芸飞
#人物过去捏造有
#每一更的篇幅都极短请不要嫌弃_(:_」∠)_
  
——☆——☆——

欢迎光临,这里是诉忧咖啡屋。
啊呀,是个孩子呢,想喝什么饮料呢?
什么?只是想听故事?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要听童话故事的话我可是需要上楼拿一下被我尘封的故事书啊。
啊?不想听童话故事?那你要听什么?
……现在的小孩子都很憧憬爱情吗?爱情故事什么的……你确定吗?
还要真实发生的?要求真多啊。
那我就给你讲一个从我18岁那年开始遇到的事吧,主角是一个男孩,和你差不多大吧,另一个主角可不是我,也是一个男孩子哦。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你能想象吗?一个12岁的男孩子穿着规规矩矩,一丝不苟地打着领带,头上缠着绷带——或许是在什么地方摔了一跤吧,他走进来对我说:“老板,我要一杯酒。”
真的给他酒?怎么可能,我给了他一杯柠檬水。他有些生气,气鼓鼓地重复了一遍:“我要酒。”
我猜我那时应该是笑了,我说,真是抱歉,我从来不给十八岁以下的人酒喝。他一副泄了气的样子,潦潦草草咬着吸管喝我给他的柠檬水,又抬头望了我一眼,突然笑了,他心平气和说话的声音带着点稚嫩的童音,却很好听,他盯着我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姐姐,”
“你的眼睛很漂亮。”
我坐在了他的对面打趣他:“小小年纪的就开始勾搭女孩子吗?”他很认真地摇头:“不,因为姐姐你的眼睛是蓝色的,就像——”他顿了一顿,像是没想好,“就像我喜欢的人的眼睛一样漂亮。”
我最初以为这是他和某个大人学来、或是从电视上看到的桥段,那种一成不变的勾搭女人的套路,但是我错了,他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他喜欢的那个人:“他眼睛很漂亮哦!也是蓝色的,长得也很好看,就是脾气好差哦……”我稍稍注意到那个人称代词的不同:“他?”
“对啊,是个男孩子。姐姐,我……不可以喜欢男孩子吗?”
“为什么不可以?”我像这样回复了,“每个人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利,只不过恰巧你喜欢的人和你相同性别罢了。”
话是这么说,其实我也只是想让他不要有太重的负罪感,喜欢上一个男孩子的负罪感,而这种来自童年的“喜欢”会持续多久,我也不知道呢。
他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喝光了那杯柠檬水,然后向我要一支玫瑰,我问他要干什么,他说他想把这支玫瑰送给喜欢的人。我望向我柜台内的花篮,问到:“那么,你要红玫瑰……还是蓝玫瑰呢?”他短暂的思索一番,回道:“蓝玫瑰吧,因为和他的眼睛颜色很像啊。……不过那支玫瑰多半是会被扔掉的吧。”
“就算是被扔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要是乐在其中也无所谓的吧?”我把花篮里的一支蓝玫瑰拿出来,简单的包装一下便拿给了他,他笑嘻嘻的接过,和我说有机会一定把他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带过来让我看看。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吧,那孩子又来了,还带着一个橙色头发的男孩,那孩子说:“姐姐,这是中也。”中也白了他一眼,然后对我鞠躬敬礼,话语还用上了敬语:“我叫中原中也,请多指教。”他就在一旁笑:“中也对女孩子就是这么死板呢。”
“是对长辈!”中也反驳,我稍稍注意了下中也的眼睛,的确是像他说的,很漂亮的蓝眼睛。他不理睬中也的反驳,又问我要了两杯柠檬水,大概他把中也拐到我这也是因为和中也说了“街角有家咖啡屋的柠檬水很好喝”这样的话吧。
出于女性的直觉吧,我隐约感受得到,这两个孩子之间的故事,绝不会简简单单的结束。
说不定是纠缠千百年的缘。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