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飞

芸飞/森臨(临)

喜欢别人叫我芸飞飞或者临临

写文全凭灵感,随缘更新
佛系coser,不定时会发cos试妆或者场照/正片
画画都是随手摸鱼,质量不高画工不好

目前混迹阴阳师,喜欢的cp很杂,主狗崽/鬼使黑白
没有洁癖☆请放心小窗安利w
脑洞很大,欢迎找我小窗聊骚
QQ可扩列!肥鹅号:755892013
因为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所以更新真的很随缘了,但是我会努力的!
以上!

回头却回不到从前‖太中‖高考作文题玩的飞起

#乱挑了一个高考题就写
#你以为我真的是乱挑?
#姐姐我写文的基本原则就是啥好写写啥(你这样是会被打的)
#虽然有人说其实山东考卷的题目不是这个但是……不听不听这个多棒啊
#高考零分作文对就我
#请坚信我是一个文渣亲妈
#人物大概ooc……?反正我第一次操刀写双黑我也很没谱(哭)

《回头却回不到从前》
cp:太中
By.芸飞

“也有这样的日子啊……社庆什么的。”太宰治躺在沙发上晃着杯中暗红的液体,有些不高兴:“喂——国木田君——可不可以给我换成酒啊——”
“不可以。”国木田独步毫不犹豫拒绝了这样的要求。“为什么啊——”有气无力地拉长语调,把仅仅只是长得像红酒的果汁一饮而尽,玻璃杯被他重重的放在桌上,叹了他今晚的第二十次气。
“太宰先生怎么了?”中岛敦有些担忧的看着那个颓废的不像话的男人,被与谢野晶子拍了拍肩膀:“安心吧,说不定只是又想起什么人罢了。”
与谢野晶子没说错,太宰治的确是想起了某个男人——在他看到杯中的气泡饮料后。那个男人有着不少名贵的红酒,每一瓶都醇香甘厚,只可惜收藏者不胜酒力。“白瞎了这么好的酒。”太宰治压低声音吐槽到,全然忘了红酒是用来“品”的而不是用来“喝”的。他看着外面皎洁的圆月,恍惚想起那一晚中也说的:“喂,太宰,帕图斯听说过吗?”
“贵到让人眼珠子都要蹦出来的葡萄酒。”
“你从组织消失的那晚,我开了一瓶89年的那玩意用以庆祝,说明了我有多烦你这人。”
“是吗?可我听别人说人更喜欢借酒销愁。”太宰治张了张嘴,没说出来,又总觉得不说什么只会让空气凝固,只好随便扯了一句做过的事:“那天我也在中也的车上按了炸弹呢。”
“那是你这家伙干的吗?!”
真蠢啊中也,除了我还有谁会干这种事。
太宰治在黑暗处无声地笑笑。
“嘭”的一声太宰治下意识坐直了身子,却只是江户川乱步和那几个事务员拉着纸拉花礼炮玩,他又倒下去,头磕在沙发的木质扶手上,不得已又坐起揉着被碰疼的地方,隐约听见了那个小矮子嚣张的笑声:“真蠢啊太宰,狼狈得可笑。”
“闭嘴。”小声的回嘴。太宰治学聪明了,慢悠悠地躺回去,衣袋内侧的手机一阵震动,他看着屏幕上的备注,微妙的皱起眉头,嘟囔一句:“该说是说蛞蝓蛞蝓到吗?”他揉揉额角头脑发涨看着显示的“蛞蝓”二字,认命的按下接听。
“哟,混蛋太宰。”
“啊,蛞蝓矮子有何贵干啊?”
“妈的太宰你再敢叫我一声矮子你信不信我把你揍的连你们社长都认不出来!”
“所以蛞蝓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呢。”
“太——宰——治——”
“好啦好啦,有事吗?”赶在那头的人砸了手机之前赶紧把正事办了。那边的人哼了一声:“来找茬。”太宰治险些笑出声,抑制不住的勾着唇角,站起来走向门口,无视一群人不解的眼神,下楼。
“看来小矮子今天很寂寞啊。”
“混蛋青鲭你哪里看出我寂寞了?”
“因为我看到你了啊。”
“哈?太宰你……”
“往左看。”
太宰治笑着放下手机站在桥的一端,看着站在桥中间的男人,夜幕下他一身黑,像是一身保护色,那帽下的一抹亮橙倒是暴露了他,太宰治张开双臂:“好久不见,不打算来个拥抱吗?”
刚刚和太宰治通电话的男人——中原中也嗤了一声:“你管几个月叫好久?那我们四年不见也不见你有什么要求。再说我们凭什么?又不是恩恩爱爱的小情侣。”
“啊……也是。”太宰治笑意不减地放下手臂,揣着兜走向中原中也。中原中也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真的不回来?”
“你不是巴不得我离你远点吗?”
“是啊。”不假思索的回复,太宰治才觉得中原中也今天有些奇怪,先是一个电话打过来,然后又问他要不要回港口黑手党,差点想伸出手摸摸中原中也的额头。但是当他站在中原中也身旁的时候他大概明白了:“喝酒了?”
“嗯。”
“怎么不给我带一瓶?”脱口而出的话语,太宰治自己都愣了一下,中原中也浅笑一声:“怎么?想喝酒了?”太宰治心想既然都说出来了那就坦诚点好了,反正对方第二天什么都记不得,恐怕连与他的会面都会忘的一干二净,于是很诚实的:“对啊,侦探社不给酒喝。”
然后他听见那个漆黑的小矮人一声冷哼,然后自己的衣领就被抓住了:“弯下来点傻逼。”他照做的瞬间嘴唇覆上了温热的唇,带着酒精的气息。
“中也……?”
中原中也放了手:“将就着点吧,我又不可能随身带酒。”
“……”
“还有啊太宰……”
“嗯?”
“你真的不回来?”
“这是我和织田作的约定。”
中原中也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哼,然后趴在了围栏上:“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太宰治就把背靠在围栏上,仰着头看星空:“小时候你每次心情不好都会跑到这里,被大姐头教训了也好,受伤了也好,你总是会跑到这里来。”
“我才没有心情不好。”
“中也,我说过了,你的那些习惯我都一清二楚。”
“真是让人恶心的话啊太宰。”
太宰治伸出手去触碰中原中也耳边那几缕上翘的橙发,对方却意外的没有闪躲:“其实你应该知道的吧,中也。”
“……”
“就算是我回去了,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嗯……”
“所以啊所以,重新开始不好吗?”他走了几步,走到中原中也身后,伸出手抱住那个背影削瘦的昔日搭档,怀里的人没有挣扎。刚刚那个不明不白的吻好像真的让他醉了,他嗅着中原中也发丝间不知何时染上的酒气,终于趁着这股酒劲说出憋在心里许久的话:“中也。”
“我喜欢你。”
“和我在一起吧。”
“我们重新开始。”

评论(1)

热度(27)